1. 首页
  2. 专题
  3. 文化
  4. 旅游
  5. 教育
  6. 健康
  7. 图片
  8. 公益
  9. 日报
  10. 晚报
  1. 旅游频道
  2. 旅游动态
  3. 线路贴士
  4. 游记攻略
  5. 户外自驾
  6. 人文地理
  7. 旅游锐评
  8. 光影记录
  9. 美食特产
  10. 旅游景点
  11. 旅游法规
当前位置:首页>>旅游>>旅游动态

雕崖万丈撼心魄 峡谷十里动神情

发布时间:2018-06-29 11:22 来源:恩施日报 作者:陈平章 编辑:刘艳 浏览:0次
从鹤峰县城上巴鹤公路,行驶七八公里,就到了雕崖。 雕崖从谷底拔地而起,万仞壁立,直冲云霄。顶峰部位酷似雄雕之头,向外伸出,傲视苍穹,且有展翅欲飞之象,固随形取意而得名。 电视、电影,多次在此取景。卷帙浩繁的《鹤峰县志》,载有文人墨客撰写的散文《万丈雕崖》。 雕崖上游两公里许,是两河交汇的两河口大桥。继续沿巴鹤公路逆流而上,沿途经甲马峡、白泉河、堰坪、留驾司、蛟山溪等景点,峡谷幽长,山峰俊秀。经下坪镇,可进入湖北木林子国家级自然保护区。 在两河口上恩鹤线往东北左行,也是一条气象万千的大峡谷,通向国家级文明乡村旅游点大路坪村和水河的源头云蒙山风景区。 两条峡谷,沿途河水清澈如许,树木翠绿,笼盖山野,景观优美。 英勇悲壮无字碑 上世纪七八十年代,恩施地区修筑一公里路,差不多就有一位英雄献身。在万丈雕崖上,开凿三公里路,竟有十多人献身。 老夫失子不向山河举哀,夫妻离别只为大道通天。人杰在绝壁上锻造,鬼雄在深壑里炼魂。 奋斗伴着泪泉……在雕崖筑路工地上,民工李恩权在绝壁上打炮眼,不幸落下河谷,身子折断。可他手里紧握着与大山宣战的铁锤。复员军人李昌登没有倒在祖国的疆场,却在雕崖公路上充当了一块铺路石。女民兵赵贵英与未婚夫满怀激情来到公路工地,五天以后,这对未婚夫妇在悲壮中永别。赵贵英牺牲以后,她的妹妹接着上工地,并和未婚姐夫结下百年之好。民工黄如生牺牲以后,他的儿子黄海丰顶替父亲,继续把公路往前修。壮志未酬的胡仁佑牺牲时,他的父亲就在他的身边,两天以后这位父亲又来到雕崖工地。民工王长习在雕崖炮火中化为空中雨血,他的父亲又向工地送来两个儿子。父死子替、兄死弟上、姐死妹顶的悲情场面,在万丈雕崖演绎得惊天地泣鬼神。 这是上世纪90年代拍摄的雕崖电视片中的一段解说词。 在我们今天看来,那些撕裂开来的刚劲有力的褐色壁面,有人说,这或许是那些永不生还的拓路者的强健肌肤;有人说,这或许是勇士们鲜血浸透的;也有人说,那是“铁姑娘”们染上的生理血! 这撕裂开来的直上云霄的壁面,虽然没有锲刻英雄们的不朽英名,却有先贤早已为此处的英雄们写下了共同的墓志铭:“高尚的生活,常在壮丽的牺牲当中。” 鹤峰的山,波谷浪涌,鹤峰的崖,灿若星辰。惟有鹤巴省道上的万丈雕崖,有着自然和人文不可抗拒的震憾力,让人印象颇深。 高歌猛进观音坡 1929年1月7日,贺龙、王炳南等率革命军四百多人,从邬阳关向鹤峰县城进发,以“神兵”为前锋,准备攻克鹤峰县城。 队伍经下坪、留驾司、白泉河抵两河口后,必须从东北侧的观音坡翻越雕崖,才能进攻县城。 伪县长唐廷耀在县城雕崖西南侧固守。观音坡上除有士兵持汉阳造步枪把守外,还安设了滚木、雷石、土炮。面对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雕崖险境,贺龙等用明修栈道暗度陈仓之计,一面在崖下用火把长龙组织徉攻,迷惑敌人,一面派“神兵”绕道九道水,摸上了观音坡。 雕崖顶上,短兵相接,一时吼声四起,杀声震天,敌军溃逃,贺龙率军乘胜追击,一举解放鹤峰县城。 从雕崖下行不远,遥望对岸屏山,容美土司王居住的万全洞垂挂于绝壁,清晰可见。 1733年12月,末代土司田旻如在强大的政治、军事压力下,退守洞内,最后拒捕自杀,结束了容美田氏历时425年的土司统治。 在万全洞碑记上有土司对洞外景色的描述:每当日月照耀,云霞卷舒,顿觉山川草木,蔚然深秀,游其间者,莫不叹为奇观。其实这是在赞美雕崖一侧的美丽风景。 雕崖,见证了贺老总摧枯拉朽的力量,见证了固若金汤的万全洞的破碎,见证了一个地方王朝的覆灭。 壮丽的史诗,给人的是一种精神,一种力量:勇往直前,万难不屈,搏击生命的永恒! 车行在雕崖路上,步步有惊,就像高个子走在屋檐上,杂技演员走在钢丝上。 面对雕崖,给人激励,给人刺激,搏击太空、傲游苍穹之心会蠢蠢欲动。 伟岸的雕崖,如果是人,它具有秦皇汉武的气度。 威武的雕崖,如果是兽,它具有雄狮猛虎的威严。 雄健的雕崖,如果是剑,它具有吹毛立断的锋利。 过一次雕崖,柔弱的人也会坚强;过一次雕崖,胆怯的人也会勇敢,过一万次雕崖,会让人震憾一万次。 隽永恢弘山水画 一场大雨过后的早上,我们冒雨来到雕崖赏景,但见烟霭四起,仙风神雾。山不是山,树不是树,神秘莫测。 恩施的,重庆的,宜昌的,武汉的,还有鹤峰本地的,男男女女,老老少少,集聚一处,只为目睹雕崖风光。在如画的美景中,有的自拍,有的团体合影,给雨雾中的万丈雕崖,带来了生机和活力。 在观景台的脚下,是一条从远古走来的河流,把雕崖和对面险峻的屏山深深切割开来。于是,两面绝壁咫尺雄峙。原本汹涌澎拜的溪流,在两壁之间,温顺地变成了一泓清澈碧绿的溪水,在数公里长、数百米深的幽深壁廊里,缠缠绵绵。大山的阳刚,溪水的阴柔,在这里结合得完美无缺,相得益彰。 风和日丽之际,我们来到这里,偶尔可见樵夫渔人驾驶轻舟在峡谷穿行,在欢乐的歌声中,或出行,或满载而归。 雨中的雕崖,时而雾霭沉沉,万丈峡谷,涧深莫测,两岸瀑布从天而降,一泻千里,峡谷里或响似沉雷,或如狮吼虎啸,既令人心惊胆战,又令人鼓舞振奋。 如果雨后放晴,白雾腾空,彩虹飞架,两岸群峰叠翠,若隐若现,如美人出浴,神采奕奕,又似仙女下凡,长袖飘飘,呈现出奇幻的情景。 在日常生活中,我把雕崖作为一张美丽的名片,每次有外地游客,我或推荐或陪同,到雕崖一睹诗画般的风光。 此刻,我们从雕崖的观景平台一路下行,经孙家岩、倒撒子,来到了三五里开外的上游两河口。两条河在这里交汇,浑黄的河水进入库区,汹涌澎湃,漩涡暗流涌动。 我们跨过两河口大桥,继续沿鹤巴线顺流而上,经过白泉河、甲马峡、周家坪、留驾司,抵达蛟山溪。 十多公里的峡谷,左侧北向是一大面万仞绝壁,绝壁上平坦处是二等岩村,二等岩村上方又是万仞绝壁,万仞绝壁上面还有屏山村。瀑布从屏山飞泻到二等岩,再从二等岩飞泻到河底,蔚为壮观。 当你停下来,仔细端详这些绝壁时,在裸露处,有许多神来之笔,跃然于上。有风流才子唐伯虎的写意画作;有书圣王羲之的狂草;有诗仙李白对月举杯的浪漫;有昭君和亲挥泪出塞的车队。 如果中途在堰坪分路朝南向山行,立在石堡村半山腰平视,二等岩一脉六七里的奇异山峰,会呈现在你的眼前。晴天早晨,万丈光芒,从东南越过山头,形成逆光,一面亮,一面暗,浮光耀金,立体生动。傍晚,太阳返照,在夕阳下,万仞白壁,似一方方玉镜。 如果在两河口大桥上到恩鹤线,再沿溪而上,也是一条能和白泉河峡谷媲美的线路。 采访手记: 雕崖及其延伸的两条峡谷景区,有着巨大的开发价值。景观近处距离县城只有七八公里。近几年来,县里投巨资,对雕崖进行了维修排险,还建成了观景平台,吸引了许多游人。如果从雕崖入口处,架一栈道,连接对门屏山,可以将两景合二为一。再在栈道两侧选择合适的位置,建设度假村,或以土司王的“万全洞”为邻居,或与屏山雕崖门当户对,将会风光无限。
责任编辑:刘艳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