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专题
  3. 文化
  4. 旅游
  5. 教育
  6. 健康
  7. 图片
  8. 公益
  9. 日报
  10. 晚报
  1. 文化频道
  2. 文化动态
  3. 民间艺术
  4. 民风民俗
  5. 历史文化
  6. 观点·评论
  7. 阅读连载
  8. 原创空间
  9. 音画恩施
  10. 文化人物
  11. 民间艺术大师
  12. 文化遗产
  13. 本土名家
  14. 文化看点
当前位置:首页>>文化>>原创空间

红蜻蜓

发布时间:2018-05-28 10:41 来源:恩施晚报 作者:刘恒菊 编辑:刘艳 浏览:0次
外婆拄着一根新拐杖,她走得不顺畅。在路上,外婆后悔没带那根磨光的旧拐杖。在她老花的眼里,新拐杖是根陌生的棍,旧拐杖才是帮扶她的一条腿。 外婆是彻底老了,她害怕蛛网般的田间小路。她絮絮叨叨地说,这可能是最后去大孙子家了。 我有些伤感,不敢去看外婆苍凉的脸,就一路小跑着领先。前面,麦穗上停歇着一只红蜻蜓,红艳艳的。我的黯淡情绪被那惊心的、成熟的红颜色悄悄镀亮。我轻手轻脚地靠上前,尖着手指去捏那透明的翅膀。那对显现出梦幻般轮廓的翅膀,仿佛是虚无的。我的指尖轻轻一合,那对虚无的翅膀一振,红色纤巧的身体就荡开一段不短的距离。 我追逐着红蜻蜓,那红色的精灵,在麦田上空轻灵作舞的红色精灵,引领着我在麦浪相夹的小路上走远。忽然,红蜻蜓消失了踪影,红色的诱惑忽然撤离,所有风景似乎都随之发生改变,我陷入了迷茫。我那时就失望透顶,回头望望,高高的麦秆挺立,掩映着小路,还不见外婆蹒跚的影子。 风,吹动田野。一地的麦子摇着头颅,有金属摩擦般的细碎声响。麦影重重,外婆仿佛沉入地底。 我慌慌向来路奔跑。终于看见外婆了,她仿佛被一条尾巴似的小路拴住了,蹲在那里不能前进。她的蓝手巾在脸上擦呀擦,她身上所有的水分,似乎都化为流淌的汗水。 我搀起外婆向前走。外婆说她是小女孩时,在野地里挖野菜,也爱追逐最好看的红蜻蜓。外婆也曾经是个对世界充满好奇的小女孩?她皱纹纵横的脸,曾经小女孩时粉嫩秀气的脸,因时光的无情,让人触目惊心。 外婆走一段,身体就塌下去歇一歇,她时时刻刻在积攒走路的力量。我的脚弹簧似的可以随时弹起,但我抑制住自己,我要和外婆相依相伴。 在前行的路上,我们又看见了红蜻蜓,一大群红蜻蜓,仿佛是先前的那只摇身变成的无数的幻影。那么多的红蜻蜓是在赶赴某个神秘的盛会吗?我压住想去追逐的心,陪着外婆慢慢地走。 我爱外婆,她是那么脆弱易逝,仿佛我一撒手,她就会在这条路上消失,让我的眼前只剩下满世界的麦子。我们停停歇歇走完长路,那条本来可以一气呵成的长路在外婆的脚下分成了十几条小路,似乎有了许多的起点和终点。 这一趟漫长的行走化成了永不枯朽的记忆。不久,外婆就撒手扔下她所有的拐杖,她的脚下也再没有了路。 时光无价,要加倍珍惜。我常怀想我和外婆共走长路的情景。雀跃的孩子,步履沉重的老人,还有麦穗上空灵的红蜻蜓。自由自在的童年,舒缓滞重的老年,共同展现在一条溢满麦香、飞满红色蜻蜓的小路上。我们共同走过的,其实是一条充满喻意的时光隧道啊。
责任编辑:刘艳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