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专题
  3. 文化
  4. 旅游
  5. 教育
  6. 健康
  7. 图片
  8. 公益
  9. 日报
  10. 晚报
  1. 文化频道
  2. 文化动态
  3. 民间艺术
  4. 民风民俗
  5. 历史文化
  6. 观点·评论
  7. 阅读连载
  8. 原创空间
  9. 音画恩施
  10. 文化人物
  11. 民间艺术大师
  12. 文化遗产
  13. 本土名家
  14. 文化看点
当前位置:首页>>文化>>原创空间

古典的忧伤

——读冉晓玲的诗

发布时间:2018-05-14 15:14 来源:恩施晚报 作者:华野 编辑:谭晓华 浏览:0次
如果一定要将诗人分为主观抒情诗人和客观抒情诗人的话,冉晓玲无疑属于主观抒情诗人。她的诗,以抒写自己内心世界的情感为主,较少直接选取客观物象作为抒写对象,客观事物、情景只是她主观抒情的一个机缘、一个情感的触发点、一种诗意的氛围,从她的诗歌中,我们可以看到自《诗经》、汉魏诗歌到唐宋诗词的那种“一往情深”“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的深情、执着,一种“哀而不怨”的忧伤,体现的是一种古典的情感美。 她的第一部诗集《紫风铃》共分三辑:第一辑爱情小语、第二辑风铃梦语、第三辑生命花语。第二部诗集《今夕何夕》分为四辑:第一辑城市、第二辑鸟巢、第三辑秋月、第四辑小语。这两部诗集,多以“爱情”“相思“”等待“”别离“”盼望”等为主题,彰显的是一种既追求古典审美情趣,又要体现现代女性的价值和人格尊严的情怀。无论从内容、抒情基调、意象选用乃至词语的温度、色彩等,诗中散发出来的都是那种古典的忧伤的诗意美。 爱情,是诗人百吟不厌的主题。在《给爱人》的诗中,诗人写道:“岁月轮回/若然有你相守/我亦如树/终世不移。”从这首诗中,我们感受到乐府民歌《上邪》“上邪,我欲与君相知,长命无绝衰。山无棱,江水为竭。冬雷震震,夏雨雪。天地合,乃敢与君绝”那种对爱的坚守与忠贞不渝。在《爱你无悔》这首诗中,诗人写道:“数不清夜有多长/相聚的日子有多远/只知道想你的每一刻/生命因你/而歌而泣。”爱与生命融为一体。诗中体现的是千百年来中国女性对爱的坚贞的传统美德,是卓文君写给司马相如回文诗的良苦用心,是白素贞压在雷峰塔下经历炼狱而无悔的痴情。“想有你执手相牵/纵然岁月/仅有/云淡风轻/也能携我/终世流连。”(《绝世情缘——前生缘》)。“你是纤尘不染的镜子/映照我未加修饰的素描/爱情醒来时/唇红齿白忘了老去”(《爱情忘了老去》)。爱永恒。 别离,是诗人抒写的又一主题。在《如果你要离开我》这首诗中,诗人写道:“如果你要离开我/请别在/别在风狂雨骤的夜晚/雨滴与心跳的频率/穿透时空/敲打你记忆之门/亲爱的不要/不要离开我/如果你要离开我/请别在/别在雷鸣电闪的夜晚/光电和血液的轨迹/划破天宇/叩开你温情之窗/亲爱的不要离开我。”哀婉动人的离别,“哀而不伤”。《告别》:“作别/那些战栗的美/那些离乱的花/那些疼痛的夜/那些溅泪的文/那些轻佻的爱情/和永不能再见的人。”分手没有怨愤,只有对往昔美好的回忆。 “等待“”相思”也是诗中灿烂的花朵。在《你的归期》这首诗中,诗人写道:“我站在大风的路口/遥望你渺杳的归期/望断千山/望化冬雪/仍望不见你梦了千百遍的容颜。”让读者进入温庭筠《望江南·梳洗罢》“梳洗罢,独倚望江楼。过尽千帆皆不是,斜晖脉脉水悠悠。肠断白蘋洲”的意境。“遥想那一冬/相思/温润每一个无眠的寒夜/从此/生命中/有你真情恒久/守候永世的渴望。”(《守候》),生命因爱的守候而充实,而放出光辉。“时空/让我们愈来愈远/那一份牵挂/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却愈清纯深浓”(《情人节》)。是啊,无论光阴怎样流转,爱总是清晰的模样! “相思浓时/最怕是/斜阳薄暮/愁云涌旋/归鸟疾飞/入眸处/苍凉漫袭心扉/纵有残香满怀/也灿烂不了/回首时/眼底/怆然归意”(《夕归》)。这首诗,化用李白《菩萨蛮》“平林漠漠烟如织,寒山一带伤心碧。暝色入高楼,有人楼上愁。玉阶空伫立,宿鸟归飞急。何处是归程?长亭更短亭”和辛弃疾《摸鱼儿·更能消几番风雨》“休去倚危楼,斜阳正在,烟柳断肠处”之意境,渺然无痕。 梦与记忆,梦与追求,是诗人又一大主题。《寻梦之夜》“在天穹之间/我和你/星和月/正温柔地相拥入梦”这梦,是诗人爱的世界。《梦的家园》“你曾轻抚我长发/怜惜我无奈的孤单/也曾亲吻我颤抖的渴望/拥抱彼此苦候的情缘暗夜的怀想/穿越不了尘世的屏障/收拾起所有关于你的感知/回归梦的家园”梦中有回忆,有无奈的结局,梦,是诗人最后的精神家园。《夜——远山》“窗外月华如水/有寒星几点/凝望我的孤独在远山的那端/你的梦/是否为我温存……”梦中有思念和向往。“所想,所念/都是那/陈年小楼、画舫、暝色、烟波/及那春雨冬雪里的低吟浅唱”(《梦之痕》),这梦,是诗人心灵深处向往的古典的如诗如画的理想生活图卷。总之,“梦”,是诗人的爱、美、理想。 在这些诗里,诗人往往以第二人称“你”抒情。那么诗中的“你”,是不是某一个特定对象,是不是诗人初恋、暗恋过的情人呢?我的理解:是也不是。说“是”,是因为诗中或多或少、有意无意有诗人曾经爱过的痕迹、青春的背影。说“不是”,因为诗中的“你”,可以说是诗人美好爱情、追寻的理想、生活的某种状态乃至诗人心中向往追寻的“美”的化身。就如同《诗经·蒹葭》中的“伊人”,也仿若戴望舒《雨巷》中那个丁香一样的姑娘,是一切“美”与理想的化身。 冉晓玲诗中的古典情怀,不仅表现在这些情感、内容上,还表现于她诗中意象的选用。“雨”“夜”“梦”“秋”“月”“花”“星”“故园”等等,是她诗歌选用最频繁的意象。这些意象,构成了诗歌中古典的田园美的世界,这是诗人精神的桃花源。 她的诗风,婉约,柔美,情感细腻、敏感,摒弃了那些艰涩的词语,可以说体现的是一种“哀而不怨”的情感。从中可以看出,中国古典诗词,尤其是李商隐、李煜、温庭筠、冯延巳、李清照、柳永等婉约诗风、词风对诗人的影响。 当然,她的诗歌,题材过于狭隘,与时代的主旋律联系不够紧密,诗歌的结构起伏不大,有呆滞之嫌,少灵动之美,对物象哲理感悟不足。 相信诗人会不断超越自己,奉献给读者更美的诗篇。
责任编辑:谭晓华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