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专题
  3. 文化
  4. 旅游
  5. 教育
  6. 健康
  7. 图片
  8. 公益
  9. 日报
  10. 晚报
  1. 文化频道
  2. 文化动态
  3. 民间艺术
  4. 民风民俗
  5. 历史文化
  6. 观点·评论
  7. 阅读连载
  8. 原创空间
  9. 音画恩施
  10. 文化人物
  11. 民间艺术大师
  12. 文化遗产
  13. 本土名家
  14. 文化看点
当前位置:首页>>文化>>原创空间

深山花海

发布时间:2018-05-11 13:58 来源:恩施日报 作者:郭万钧 编辑:郑晓涵 浏览:0次
去徐家寨,是想看看老黄关注的一件事。 在鄂西南的群山中有数不清的小村寨,而这徐家寨的名头可不一般。讲村史,能上溯到千年前的大唐盛世,论自然条件,它的山形地貌、老树溪流样样都有故事。最独特的是寨子本身,一水的木制吊脚楼,纯木的柱梁、纯木的墙板顶着齐整整黑色的瓦片,静静地卧在四周青山围抱之中,好像在无声地述说自己与世无争、清静自在的追求。 徐家寨深藏在群山之中,村里人多地少,单靠种粮食连口粮都紧张。前些年发展生猪养殖,可镇上猪肉卖到5块钱1斤的时候,这里村民到手只有两块,因为当时与外界交通还很不方便。好不容易通了路,可通村公路狭窄,别说大一点的车,就是两台小车相互会车的时候也要小心,通行条件不算好。不过毕竟是通上了公路,山外进来的人多了,见到这里的美景,大家异口同声——发展旅游。于是,县里把寨子作为重要旅游景点向外推介。省州的媒体来了,CCTV也来了,寨子本身也被列入少数民族特色村寨示范村和中国传统村落名录。 一年年过去了,通村路上三三两两渐渐增加了几辆自驾游玩的小车,可村里连一个像样的小吃摊都没有,游人们寨前寨后转悠一圈,拍下几张美美的照片就一溜烟地走了,除了垃圾啥也没有留下来。眼看这旅游就是热不起来,村里人也没了信心,就连村后200多亩的古梯田也要撂荒,村书记着急了,找到镇里的一把手黄书记汇报。 老黄的老家在江汉平原,每到春季成片的油菜花能吸引很多远道而来的人们。他把县里的几位专家请到村里开现场会,说出自己的想法:在古梯田里全部种满油菜花,到开花的时候办一场赏花节。大家都觉得这个主意好,一致支持。可提到资金的时候,又都犯了难。老黄仔细盘算,最坏的情况就是到时候没有人来,不过村民们至少收获了一季油菜籽,老百姓能得到实惠,这个账算得过来。他和几个领导一商议,这笔钱镇上出。 到徐家寨的时候蓝天白云,是少有的晴朗日子。沿着半山腰梯田边上的小路往寨子里走,两边田里去年种下的油菜苗还没长到一尺高,灰灰绿绿的枝叶,在阳光下一副懒懒洋洋的样子,这让我很难想象几个月后开花时候的样子。寨子里很安静,几棵老树旁一条小溪哗啦啦流着。好些门上挂着锁,屋主人已远赴他乡。偶见几位老人和妇女,守着在周边玩耍的小孩子,静静地坐在门口晒太阳。 走到寨子东口遇见村主任,他正和四五个人在路旁忙活着。他搓着手上的泥土,热情地把我们引到旁边一处宽敞的院坝上,大声招呼屋里的人搬凳倒茶。 这屋是徐老爹的。一正一偏两间大木屋,里面少说也有七八间房,据说是40多年前修的,看起来很结实。喝着茶,村主任介绍,发展旅游村民们都没意见,可现如今没什么进展,靠这个赚大钱的目标看起来好像很遥远。去年镇上专门给了一笔钱,准备把寨子里的连着公路的那条石板路加宽,这两天刚开工,预计到6月份才能完工。虽然赶不上油菜花节,但修路是大事,这条路我们准备用碳化木,按照游步道的样子建,又环保,又漂亮。就是没有游客,村民自己走也舒服。 徐老爹是村里老一辈里的能干人。老爷子说,这徐家寨的水是有名的好,村前村后5条溪流,一年四季不干。早年间,他家磨豆腐,因为水好,所以豆腐特别好吃,远近闻名。后来人们都外出打工了,他也搬到了城里住。这次回来是把老屋租给亲戚开农家乐。说到这里他朝屋里喊了一声:“小梅,忙完了就出来!” 一位二十六七岁、面目清秀女孩子从屋里出来,一件大围裙罩在羽绒服外面,刘海还被汗水粘在额头上,让人眼前一亮。不仅是模样俊俏,更因为在山寨里很少见到这样“洋气”的女孩子。小梅就是这个寨子里的人,早些年和哥哥出外打工。尽管出去多年,可心里一直记着家乡,就连自己在外地酿制的竹酒,商标注册都用的是徐家寨。去年听说村里办花节的计划,她感觉这次很有希望,于是决定回家办起了寨子里第一家农家乐。 说到经营,她头头是道:寨子里现在除了风景,游玩项目一样没有。她已经在山脚下流转了一大片土地,准备种上一些水果;在周边已考察了几条徒步线路,通过互联网邀请大城市里的户外爱好者过来体验;把村里酿的包谷酒灌入竹子里,让游客们尝尝真正原生态的味道,再就是把徐老爹的豆腐再做起来。 顺着公路将车开到高处,俯瞰整个寨子。青龙山的大岩板上一层层古梯田错落有致,从山脚下的寨子边一直延展到远处的山巅,这是先民们争取自我生存和幸福的历史杰作。山风吹来,空气中似乎充满了喜悦的气息。 徐家寨油菜花节的正日子是个周末,我有事没去成。同事兴奋地给我看朋友圈里的照片:“花海,真的花海。”金灿灿的花映着一张张笑脸,那漫山遍野的花,顺着山坡由上而下,像是天上泼下来的一般,又如山谷里掀起的金色浪花,从谷底直冲云天。 回到县里的第二天,我正巧和老黄同车赶去开会。一上车,我就向他打听油菜花节的情况,他说,正日子那天有事也没去成,不过到了晚上11点多,村书记给他来电话,激动地汇报当天的情况。那天一共上来了不下3000人,小汽车顺着公路前后停了足足有三四公里,到了中午,村里所有在家的村民都打开门,家家户户生火做饭,村里能吃的都给游客们吃光了,就算是这样,还有好多游客没吃上热午饭。到了下午,十里八乡的人还络绎不绝过来,县里的有几个模特队事先没得到通知,自己赶了过来,主动在花海里表演。村里的老人说,活了一辈子,第一次看见村里来了这么多人,笑得得一整天连嘴都合不上。到了晚上,雨渐渐大了,计划准备的篝火晚会本想取消,可游客们不愿意走,最后在雨中点起篝火,大家围着火跳啊、唱啊,久久不愿离去。老黄说,这个电话讲了很长时间,挂了电话,他一宿没睡着。 小梅也发微信高兴地告诉我,这些天游人不断,农家乐天天爆满,忙不过来。她发过来一段视频,说自己每次看这段视频都想哭。这是一段经过剪辑的视频,伴着一曲柔美的《水乡新娘》旋律,我又见到了那片深山里的花海,还有花海里的山、寨子和人,歌中唱到“谁又推开那一扇雕花的窗,撑那把油纸伞,走过青石巷,诗中的你和我还是旧模样,我用一生的时光默默守望,能不能读懂你如水的忧伤……”。那山、那水、那乡愁……看完视频我能理解小梅为什么哭了,我也知道老黄为什么睡不着觉了。 不久后的一天,中央电视台的国际新闻里报道,土耳其伊斯坦布尔的苏丹阿赫迈特广场展出世界最大“郁金香地毯”。我想,今年徐家寨的村民们用油菜花织成了他们的第一条花毯,今后这条花毯不知道会是什么样子,但我坚信一定会比今年的更美,更厚实。
责任编辑:郑晓涵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