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专题
  3. 文化
  4. 旅游
  5. 教育
  6. 健康
  7. 图片
  8. 公益
  9. 日报
  10. 晚报
  1. 文化频道
  2. 文化动态
  3. 民间艺术
  4. 民风民俗
  5. 历史文化
  6. 观点·评论
  7. 阅读连载
  8. 原创空间
  9. 音画恩施
  10. 文化人物
  11. 民间艺术大师
  12. 文化遗产
  13. 本土名家
  14. 文化看点
当前位置:首页>>文化>>原创空间

柿子树

发布时间:2018-01-11 16:13 来源:恩施日报 作者:张勋 编辑:郑晓涵 浏览:0次
当秋风如同孩子的嬉笑,掠过学校的广场和屋檐,在第二茬桂花凋落时将它们轻轻托起,展现柔情的时候,我才猛然惊觉,深秋已然来到。周末的时候,去水果店买水果,秋天的浓烈气息亦可窥见一二,柑橘、柚子已成为水果店的主角。可是当我看到一个角落里红灿灿的大柿子的时候,目光就此被吸住,老家的那棵柿子树的记忆顿时浮现眼前。 老家的那棵柿子树长在我家猪圈外面,猪圈建在石头垒成高高的坎上,柿子树长在坎脚。据母亲讲,那棵树是自然生长的,不知哪一年哪一日落足于此。它不是很粗,却很高,一直从坎下长到超过猪圈的高度。柿子树的旁边是一条路,通往四伯家。这棵树并没有定归属,因为在我们大家族围成的院子里,属于公共财产,也就因此没有人去刻意照料它。它静默地站在那里风风雨雨,年年岁岁。 柿子树的枝干光滑,上面由于水分充足而老是布满着黑乎乎的苔藓,伴着些寄生的小植物,加之猪圈很臭,因此我们小时候并不经常爬到树上去玩。可能是由于猪圈可以输送足够的养料,柿子树越长越茂盛,产量也越来越高。 每到结果季节,大大小小的青柿子总是把柿子树挤得满满当当。青柿子生涩,没人爱吃,因此我们会用竹子杆打一些下来,作为平时“战斗”的武器。不仅打击效果极好,而且比石子安全。青涩的柿子掉下来,难以避免砸到猪圈上的瓦片,吓得正在熟睡的猪猛地从睡梦中惊醒,一脸懵地哼哼,煞是可爱。 随着时间推移,柿子慢慢褪去青涩,一点点变成热情的橙红色。可这个时候的柿子仍然难以避免涩涩的味道,吃到嘴巴里,舌头上的肌肉被拉紧,仿佛吞进了一口奇怪的东西。大人们把柿子放在簸箩里,摆放整齐,放在太阳下晒干,保存到冬天吃。奶奶则颤巍巍地拿两个柿子,放在自己的床头,等岁月和时间把它们软化,然后在某个天气晴朗的下午,搬个小凳子坐在庭院里,拿出软乎乎的柿子,就着温暖的阳光,用缺了牙齿的嘴,吮吸这天赐的美味。 等到柿子全部变红,树叶变黄掉落的时节,完全采摘的时候就到了。这时候我家猪圈的支点作用就显现出来,从坎上直接上树,可以省掉一半多的力气。采摘者带上一个筐子,筐子上系上一条长长的绳子,还要一根长竹棍顶端套上钩子。深秋雨水少,树干上的苔藓干死了,恰好成了防滑粉。伙伴们如灵巧的猴子一般,“噌噌噌”爬到树上,左看右看,挑选自己中意的红柿子,选定后用钩子小心翼翼地勾到近前摘下,放进筐子里。如果实在忍不住,可以在上面大快朵颐吃掉一个,再继续采摘。摘满了一筐子以后,大人就会在树下仰头等着,孩子小心翼翼拉着绳子,慢慢将筐子放下,直到筐子稳稳被大人端在手里,才舒一口气。这时候母亲不禁喜上眉梢:“这下好了,摘了好,免得熟透了,一天往下掉,打得猪圈上的瓦片片东一块西一块,又要请瓦匠师傅来捡瓦了!” 一年又一年,柿子树带给我们的甜蜜并未减少,可我们随着年龄渐长,各自有了各自的生活,离开了家乡,以后再也难以得见柿子树挂满整树的景象。父辈们也日渐苍老,没有了当初那些满山跑灵活的孩子在跟前,高大的柿子树也成了他们难以企及的高度。母亲时常在电话里说,柿子树挂满了一整树,像灯笼似的,真是看着爱人(方言:惹人喜欢),就是年纪大了,摘不了了。她再也不提柿子树会砸烂瓦片的事了,我听得出母亲的言外之意,她在意的不仅是满树的柿子和那可望而不可得的美味,也是对远在他乡的孩子的思念。每到此时,我只能说,您别急,等我回来给您摘一些,或者给您买一些回来。母亲总是会露出在电话里都可以感知的笑意说,好好好。对于子女的谎言,父母们总是不加以拆穿,而是乐在其中。 我想,是时候回家给母亲摘柿子了。买到的柿子再好,总也没有老家柿子树结出的果实那种味道。
责任编辑:郑晓涵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