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专题
  3. 文化
  4. 旅游
  5. 教育
  6. 健康
  7. 图片
  8. 公益
  9. 日报
  10. 晚报
  1. 文化频道
  2. 文化动态
  3. 民间艺术
  4. 民风民俗
  5. 历史文化
  6. 观点·评论
  7. 阅读连载
  8. 原创空间
  9. 音画恩施
  10. 文化人物
  11. 民间艺术大师
  12. 文化遗产
  13. 本土名家
  14. 文化看点
当前位置:首页>>文化>>文化人物

田发刚:传承文化是我的使命

发布时间:2017-12-14 10:45 来源:恩施日报 作者:黎袁媛 编辑:刘婉茜 浏览:0次
今年,田发刚从州民族民间文化保护与发展促进会主席的位子上退下来,他戏称为人生的“第二次退休”。递交了“接力棒”,回顾这些年,他欣慰自己不论在位之时,还是退休之后,与全州民族文化工作者一道,在保护和抢救民族民间文化方面取得累累硕果。 2011年11月,田发刚(右一)在中华文化人物颁奖期间与余秋雨交流。 2011年11月,田发刚(右一)在中华文化人物颁奖期间与余秋雨交流。 抢救民族文化人 从巴东峡江大山里走出,从小深受土家文化熏陶,这也许是田发刚投身民族民间文化保护的原始动力。1978年8月,田发刚考入华中师范大学中文系,师从全国著名民间文艺家刘守华教授,选修民间文学,从此,他就与民间文化结下不解之缘。大学毕业后一直从政的他,却始终未放下心中的民族文化情结。1998年,田发刚调到州民宗委工作。这对一直深爱土家文化的他来说,正好是一个可以认真研究、静心做民族文化工作的良好机遇。他说:“我的民族养育了我,也激发了我保护土家文化的激情。我的想法很坚定,恩施州是全国最年轻的自治州,我有责任把土家文化的主要内容介绍给社会。” 而当时我州的民间艺术工作,面临两个后继乏人:民间艺术传承人后继乏人、民族文化工作者后继乏人。随着民间艺人年事渐高、相继离开人世,许多民间艺术品种处于濒危状态,如果抢救工作稍有迟缓,损失便无法挽回。 “抢救民族文化,首先要抢救人。”2001年12月,在恩施州首届民间文艺家协会第一次会员代表会上,他提出了开展“寻访与命名民间艺术大师”活动的建议。在他看来,没有大师,土家文化就不是“活”的,不是真实的存在和传承。在国家尚未提出非遗保护的当时,这在全国范围内尚属首倡。 他的这一建议,得到民间文艺家们认同,也被州人民政府相关职能部门采纳。民族与文化部门同州民间文艺家协会共同组织在全州范围内开展寻访,初步掌握了100多位有较高艺术水平的农民艺人。经过筛选认定,我州首批确定了16位有代表性的民间传统艺人,并将他们齐聚州城展示各自的风采和绝活。在田发刚和他的团队助推下,首批16位民间艺术大师于2003年8月获州人民政府正式命名。 此后,这项工作被推进为州人民政府的一项常规性工作。每两年评选命名一批民间艺术大师,到2016年,先后命名了六批共58人,州人民政府为他们颁发证书,每年给他们发放艺术津贴。大师们得到了应有的社会地位与文化地位,重新唤起了他们传承民族民间文化的热情。 推进民族文化活态传承 在田发刚看来,原生态文化的保存与传承大体上包括两个方面, 一面是艺术家的介入与摄取,通过田野采风、文字记载、音像记录等手段,把民族民间文化“固定”下来。另一方面是“活化”,即让文化资源地的人们实现民族民间文化的自我传承,这种传承主要是通过民间艺人带徒传艺的形式以及民间文化活动来实现。本质上讲,是非物质文化遗产应该回到劳动链中存活下去,实现传承的社会化。 早在进行寻访与命名民间艺术大师活动之后,州人民政府就建立了20个民族民间文化生态保护村。2006年4月,在田发刚的倡导下,州民间文艺家协会以民间艺术大师领衔,以全州20个保护村为基地,建立了25支由农民艺人组成、以非遗文化品种为主要表演内容的民间艺术表演队,成为全州第一批民间文化艺术活态传承示范队伍。 2006年8月,他又倡导在全州寻找原生态山民歌手活动,由州民间文艺家协会命名公布了80名原生态山民歌手。通过组织全州原生态山民歌手大赛,通过各种渠道选派歌手参加全国大赛、走进中央媒体,展示土家族文化的魅力。他还组织州文化促进会对原生态舞蹈和山民歌进行抢救性拍摄,制作成DVD,成为可视性示范资料片。 2012年3月,在田发刚的倡导下,恩施州文化促进会开展了为期半年的“恩施州民间艺术活态传承模式”研究,提出了8种活态传承模式,这标志着我州的非遗保护工作从此前的以调查申报项目为中心转向以保护传承和开发利用为中心。省非遗保护中心常务副主任张晓慧说,恩施州民间艺术“活态传承”的提出和研究,在湖北尚是首次,即使在全国范围来看,也是领先的,这将有效解决“申遗”后重申报轻保护的现实问题,意义重大,开启了恩施州的“非遗后时代”,它将有效推进非遗保护的可持续发展。 由于田发刚在民族文化抢救保护工作中的突出贡献,他被中华文化促进会授予“2011年度中华文化人物”称号,成为全省获此殊荣的第一人。 为文化新人培土浇水 获奖归来,田发刚并未沉浸在获得这一荣誉的兴奋中,而是在冷静思考如何为恩施文化发展继续做贡献。于是便有了将这一高端文化品牌引入恩施的设想。 经过较长时间的思考,州文化促进会驻会办公室会议提出了一个切实可行的策划方案——评选恩施州“杰出文化新人”。此方案突出一个“新”字,主要是考虑到几个方面:一是我州文化带头人有青黄不接的现象,对文化新人的发现与培养缺乏足够重视,而这恰恰是文化人才梯队建设的关键;二是推荐新人,相对缩小了评选范围,各项标准也易于制定和掌握。州文化促进会常务副主席王大超说:“作为一个非政府组织,提出这样一个设计,定位于能较充分地激活文化灵气与才情,定位于为政府帮衬补充的一项文化公益事业。把这些杰出人物挑选出来,让社会为他们培土浇水,让他们自己感到有一种社会责任,在这种环境中成长为一批新的文化带头人。” 从此,恩施州文化促进会的驻会人员踏遍了恩施的山山水水,做了大量的基础调研工作,只为评选出最具影响力和说服力的“文化新人”。 2013年,作为建州三十周年大庆活动之一的恩施州首届“杰出文化新人”评选活动举行。该活动进一步发掘、举荐和培养了我州优秀的民族文化人才,推进了全州文化人才队伍的梯队建设。 州作协主席杨秀武出席了本届评选活动的专家学者咨询会,他说:“‘杰出文化新人’是恩施文化的一张名片,影响很大,意义深远,促进了文化大州建设的步伐,增加了全州文学艺术界出大作品、出大人才的可能性。” 2016年11月底,恩施州第二届“杰出文化新人”名单公布,17名第二届“杰出文化新人”入选。田发刚在名单公布后写了一篇名为《为成长型文化人才培土浇水》的文章,以表达自己激动的心情。他在文中这样写道: “我们很激动。这些恩施州文化事业中的年轻才俊,开始有了一种新的成长环境,那就是社会对他们投来期待的目光,他们受到了全社会的关注。从这一刻起,他们已经不再是一个单个的文化专业或业余工作者,而是在思想上要有一种高度,要成为引导一些群体的榜样,逐渐担起一个领域、一个区域的文化带头人的重担。” (根据资料综合整理)
责任编辑:刘婉茜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