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专题
  3. 文化
  4. 旅游
  5. 教育
  6. 健康
  7. 图片
  8. 公益
  9. 日报
  10. 晚报
  1. 文化频道
  2. 文化动态
  3. 民间艺术
  4. 民风民俗
  5. 历史文化
  6. 观点·评论
  7. 阅读连载
  8. 原创空间
  9. 音画恩施
  10. 文化人物
  11. 民间艺术大师
  12. 文化遗产
  13. 本土名家
  14. 文化看点
当前位置:首页>>文化>>原创空间

醉在吊脚楼

发布时间:2017-12-07 11:09 来源:恩施日报 作者:覃遵曌 编辑:郑晓涵 浏览:0次
对大多数土家人而言,吊脚楼是家、是故乡,是镌刻在内心深处最美好的记忆。 我在吊脚楼里出生、长大,因而能够真切地体会吊脚楼之于土家人的意义。正如土家民歌唱得好:“山歌好唱难开头,木匠难修吊脚楼”,土家人把修房起楼看的十分神圣,不仅讲究风水、布局、朝向、尺寸,就连修建的过程也有诸多讲究。传统吊脚楼的建造不用设计和图纸,完全依靠掌墨师根据实际地形和房主人的意愿,凭着自己的经验带领弟子们完成。排扇、起扇、赞梁、开梁、包梁、上梁、点梁、抛梁粑、开财门……掌墨师就是土家吊脚楼整个建造过程的总工程师。 除了负责设计与施工,掌墨师还需要用“上梁歌”为房主人祈福,祈盼他们在新房住得吉祥,兴旺发达。择得黄道吉日、亲友相邻齐聚一堂,听掌墨师开口唱来:“天地开场,降吉降祥,鲁班到此,造下华堂,石匠到此,打个屋场,弟子到此,修造栋梁。” 粗犷豪放土家汉子把“上梁歌”唱的有滋有味,此刻应景的只能是历代掌墨师口口相传歌词和唱腔,一如在广袤无垠却又千沟万壑、连绵起伏的黄土高原上,传唱着的只能是苍茫恢宏而又凄然悲壮的信天游。 吊脚楼素雅简约,简约到我们从小到大生长于斯,却从来没有过多留意她的美丽;吊脚楼淳厚质朴,质朴到伴随着新式洋房的兴起,而她慢慢淡出人们的视野。在如今的山野乡间举目望去,木柱木栏、白脊黑瓦的吊脚楼已不多见,取而代之的是如雨后春笋般拔地而起的砖瓦平房。 所幸,我们还有堪称“吊脚楼标本”的彭家寨。“人间幸有彭家寨,楼阁峥嵘住地仙”,这是中国古建筑专家张良皋先生对国家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彭家寨的赞美。它位于宣恩县沙道沟镇西南部,地处国家级自然保护区七姊妹山的缓冲区。这里有山有水,风景秀丽,至今还完好地保存着建于清代的房屋和凉亭桥。 隔着悠悠龙潭河眺望对岸的寨子,寨后观音山山峦起伏,奇峰秀美,竹影婆娑,全寨四十余栋吊脚楼有的依山顺势,层叠而上;有的绕弯淄脊,错落有致;有的背山占崖,居高临下;有的沿沟环谷,生动活泼;有的雄居山巅,气势壮观。各种类型的吊脚楼掩映在丛林翠竹中,让人真切地体会重庆籍作家李北陵笔下吊脚楼的魅力:“不尽在单独一楼‘凌空飞绝壁’的神采,更在依山傍水层层叠叠的气势。” 连接着古村寨与外界的,是一条40多米长的铁索桥。走在铁索桥上,眼前是层层叠叠的吊脚楼,脚下是碧水潺潺的龙潭河。铁索桥晃晃悠悠,光线随着脚步透过横搭在铁索上的木板缝隙里不断闪现,犹如一段段悠然逝去的时光。在那些过往的年月,铁索桥见证了无数彭氏先辈或游人的脚步,它们有的轻、有的重,有的调皮的不顾桥身的摇晃从一头快速冲向另一头,有的却是蹒跚踟蹰,生怕支撑不住老迈的身躯,有的脚步走过一回、就再也没有来过,有的从轻到重再变轻、最终永远消失在古老的吊脚楼里。铁索桥默然无语,她安静地横跨在龙潭河上,桥面上一块块依次铺开的木板,就如同一页页无人书写的土家民俗史书。 过了铁索桥才算是走进了彭家寨,这里阡陌交通,鸡犬相闻,俨然一番世外桃源的景象。泥土路、石板路、卵石路……各种小路连通着大大小小的院落,那些四柱五骑或五柱六骑的吊脚楼鳞次栉比,层叠而上。每栋楼房用榫卯、穿斗方式连接着几十根木料木枋,不用一钉一铆。在土坡山坎边,智慧的土家木匠就地取材,创造性地利用木柱支撑起三面悬空的厢房。吊脚楼却挺拔峭立,“借天不借地,天平地不平”,利用吊脚的高低去适应地形的变化。 土家人喜欢在房前屋后种植果树和竹林,彭家寨内随处可见在绿树竹影间一角挑出的吊脚楼。在吊脚楼高高翘起的檐角下,是被木匠师傅精心雕刻成龙头模样的“二挑”,原本普通的木头经过刀斧刨凿,就不再是普通的建筑材料,而是饱含着土家工匠的智慧与美好祝愿的艺术品。这些老而弥坚的龙头昂首挺立,坚定不移地背负着从房顶传来的重量,一如默然坚守着不愿离开古寨的老人。 吊脚楼最吸引我的还是窗户和沿着厢房兜转的“转千子”。如果说眼睛是心灵的窗户,那么窗户就是吊脚楼的眼睛。与门不同,虽然都是沟通室内外的界面,但窗总能让人产生更丰富的想象:“何当共剪西窗烛,却话巴山夜雨时”,“夜来幽梦忽还乡,小轩窗,正梳妆”……淳朴的土家木匠不懂诗人的情怀,这些粗犷的汉子只会用满是老茧的双手在窗户上拼装出自己心中的图画。他们把木材以榫卯的结构做成拇指长短的木条,再一截一截拼接出各种样式的窗花。不管是“王字格”“万字格”还是“步步紧”,每一处窗花都体现了土家木匠的技艺和情趣,寄托着土家人对幸福生活的美好祝愿,赋予了吊脚楼更深刻的文化内涵。 转千子是厢房外部通向正房的走廊,就像是环绕着厢房三面的阳台。转千子上的干栏和窗户一样,都做成各种拼花,疏密有序、造型丰富。这里能够遮风避雨,不仅是适合晾晒的实用场所,更把吊脚楼烘托的婀娜多姿。试想丰收时节,当金灿灿的玉米棒子挂满屋檐,土家女儿们围坐在转千子前一边唱山歌一边织着西兰卡普,那是一幅多么令人神往的土家风情画! 入夜,古寨里的灯笼亮了。风也起了,在那些柔弱光线的点缀下,我仿佛能够看见土家阿哥阿妹们跳起摆手舞的身影。摆手舞率性大气、山民歌抑扬顿挫,和默然矗立的吊脚楼一道承载着土家文化的千年传承。 不需要拦门酒,我已经醉了。
责任编辑:郑晓涵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