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专题
  3. 文化
  4. 旅游
  5. 教育
  6. 健康
  7. 图片
  8. 公益
  9. 日报
  10. 晚报
  1. 文化频道
  2. 文化动态
  3. 民间艺术
  4. 民风民俗
  5. 历史文化
  6. 观点·评论
  7. 阅读连载
  8. 原创空间
  9. 音画恩施
  10. 文化人物
  11. 民间艺术大师
  12. 文化遗产
  13. 本土名家
  14. 文化看点
当前位置:首页>>文化>>原创空间

随感录

发布时间:2017-11-30 10:55 来源:恩施日报 作者:邓德森 编辑:刘婉茜 浏览:0次
今年春天,我到州文联向田苹副主席请教文友们出书发行渠道问题,她说怎么发行我还真不知道哩,又问我写的什么书。我说,我把一生发表的那些乱七八糟的东东选了一些凑在一块儿,编了一本书。文体杂乱,四不像,不好取名,就胡乱安了个名字:《爬格子轶事》。田苹说,您何不申报州里的签约作品?我才知道有签约这事。我说怕不行。找到州作协主席杨秀武,他鼓励我说,搞一个,选不上又不要你饭吃,近些年非虚构作品走俏,说不定有希望。找市文联主席吕金华签字,他看见封面衬字:“一个小知的作家梦,一个人的文学史”,说这后一句做书名更好。 那天是截稿日,我回去就从网上申报了。 真没想到可以选上。看到结果,先是惶惑,又觉侥幸,纯属偶然,后感幸运。 首先想到我的老文友们。好友余友三焚膏继晷,足不出户,孜孜矻矻,兀兀穷年。用十余年精力编出倒编成语谚语歇后语词典数部,数百万字,几家出版社争相出版。上海辞书出版社资深编辑惊叹:一个人编纂数本辞书,洋洋数百万字,开中国辞书编纂之先河,不可思议!现在还连续再版,但这位湖南人已长眠于恩施。又想到自学成才的蔡元亨,一生几经磨难,身居篾屋,摇扇驱蚊,泡脚避暑,著出一部《大魂之音》。在学者教授数百部理论著作竞争中,脱颖而出,为三部中奖者之一。中央民族大学出版做教材,不断再版,成就了多少硕士博士研究生,然而斯人已去。大半生身居山野的刘庭槐,写了长篇纪实《教师诗》,至今还挂在新华网等许多网上,感动得千万读者落泪;但他却没留下一本纸质书。结果积劳成疾,溘然长逝。 而我却还坐在这儿。真是要感谢自然,感谢生命,感谢人类。 我说的人类自然包括导师亲朋。我还保留着几本1961年恩施师专陈泽延老师批满红字的作文本,如果现在的民院需要,收进博物馆可能会成为最珍贵的文物。1987年,《恩施日报》编辑李廷志邀我和余友三,结成三家村“于志森”写杂文。那时隔天一篇见报。每逢发稿日,清早上班前我骑着自行车匆匆过江,把头晚写的稿子送到报社。满身油墨忙了一夜的排版师傅笑骂道:你个于志森,生娃儿一晚上也生不出来!他接过稿子就往空着的版面里填。余友三、李廷志工作忙,每人写了几十篇,我写了百来篇。当时每篇的“润笔”费是两元5毛。回到家,吃着妻子递上的热腾腾的面条,大概市价也是两块5。我想,一年写一百篇,能吃到一百碗面,就真可赚成个二百五了。 羡慕当今走红作家稿酬动辄百千万,真想找个地缝钻进去。 我是个实诚人,不善虚构,文也老实;但还是想努力创新。上世纪90年代初,领导布置任务编一本宣传硒资源的书,具体操办就是我和几个同事。经过几个月努力,资料弄齐,书编好了,22万字。取个什么名儿呢?领导要求,书名要有恩施特色,要取得准,叫得响,推得开。我想了好几个书名,都不够理想。当时宣传“硒”很是热闹,我也发表了《“硒”市长》《为了“硒姑娘”的情思》等十多篇通讯报道特写,还得了奖。刚好收到《世纪行》登了我的《神奇的富硒王国——恩施》,文中有这么几句“推论”:“……正如人们把一些有特色的城市称为瓷都、盐都、锡都、煤都一样,我想,今后,定会有越来越多的人把恩施称之为‘硒都’。”忽地灵机一动:这书就叫《硒都恩施》吧!新颖、准确、鲜明、响亮、有特色。立即得到同志们赞同,时任市委书记杨家志也予以首肯。印出1000本散发,从此“硒都恩施”这名儿便流传开来。 这回要给我们资助出书,很是高兴。听说要送我们几百本,却又犯愁了。而今网络传媒发达,纸质印品市场低迷,销售极其艰难。我刚经历了“卖书的烦恼”,深有体会。 退休后,我辅导学生在报刊发表了800多篇习作。先后自编自印了10本作文选,每本印几十册,送给孩子。最近下狠心自掏两万元由团结出版社公开出版了《一个孩子的作文成长故事》。内容是将妈妈记孩子成长的博文、孩子作文、师生点评合三为一。自费出版无偿给书商数百本,说是要销到全国书城书店图书馆和网上;返回数百本,挤占了我的陋室。怎么办?送人也送不了那么多呀,总不能见到熟人就说我送你一本书吧!只好提着包包去卖书。个体书店老板说作文书堆积如山,卖不动。于是放到几个县市新华书店帮忙代销。书店同志很是热情,半价返款。尊宝娱乐书店卖了一批,我又送去一批。 看来我们还得学当销售商啊。 今天能签约也是个幸运。我知道的还有在全国、省内出了书获了奖的名作家未申报;还有许多潜在民间游在网上的写作高手自有约稿出书;更有许多写作爱好者默默笔耕,直到终老。比如尊宝娱乐二中离休老师曾建业,解放前在金陵大学读书时闹学潮冲过总统府,当人民海军时写过描述敌舰起义的中篇小说,后来被错划“右派”在狱中还教少年犯读书认字。平反后,他买书读书,教书写书,笔耕不辍。一生未娶,孤身一人。直到九十高寿,撒手西去,只留下满屋图书。他除了80年代在我编的小报《山魂》上,登过纪实文学《落实政策》的几个片段外,从未在正式报刊留下一个字。 呜呼,哀哉! 文字寿于金石。 我等侥幸,欣逢盛世;时日金贵,活着就好。自忖应夹紧尾巴,负弩前驱。
责任编辑:刘婉茜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