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专题
  3. 文化
  4. 旅游
  5. 教育
  6. 健康
  7. 图片
  8. 公益
  9. 日报
  10. 晚报
  1. 文化频道
  2. 文化动态
  3. 民间艺术
  4. 民风民俗
  5. 历史文化
  6. 观点·评论
  7. 阅读连载
  8. 原创空间
  9. 音画恩施
  10. 文化人物
  11. 民间艺术大师
  12. 文化遗产
  13. 本土名家
  14. 文化看点
当前位置:首页>>文化>>原创空间

故乡的老井

发布时间:2017-11-30 10:54 来源:恩施日报 作者:解晓菲 编辑:刘婉茜 浏览:0次
家里有一口压水井。井身锈迹斑驳,青苔铺满了泥石井板,低矮的牵牛花也沿着石缝爬来开在了井边,显然是历经岁月洗礼的水井。老井的压水把手光滑铮亮,浸润着母亲手心的温度,温润有光,吱吱呀呀地翻动着汩汩水声,唤醒了乡村小院的黎明。 水井立在灶屋前,灶屋紧紧贴着卧房的窗。一大早,母亲起床打开屋门之后,就到井边打水。继而,水井边吱呀有序的清晨协奏曲便从母亲上下挥动的臂膀间泻出,伴着哗啦清凉的水流声透过窗缝,扰动了我年少时的梦。 乡村的清晨,是宁静的,一切静悄悄地绽放。母亲的脚步,汲水的声响,四下的鸡鸣犬吠,似乎都响动在梦里,而眼前看到的,只像一出恬静的黑白默片,寂静,生动。自小,我早晨醒来不想起床,就喜欢坐在被窝里,透过老旧泛黄的玻璃窗看出去,看井水被一股一股地从大地的血脉中汲取,看母亲在灶房里来来回回忙碌的身影,日复一日,一年又一年。在四季的流转中,井水不竭,母亲的青丝却转成了白发。 黍饭馨香,炊烟摇曳。我循着饭香,骨碌爬起身来。寂静的默片在我跳下炕沿的时刻终止,如梦醒般,叮叮当当的乡土生活活跃起来,一天又从清浅的黎明时分开始了。 深秋的早晨有点清冷,水井里刚抽上来的井水还携带着大地的体温,在冷飕飕的北风里冒着丝丝缕缕的热气。如若在盛夏,井水会透着丝丝清冽之气,为酷暑难耐的农人带来清凉之感。寒秋隆冬时节,父亲也时常喝上几口刚汲上来的生水解馋;他说蕴含大地之气的水,冬暖夏凉,顺应天时,有益健康。对于那口水井,父亲是自豪的。一来水井刚好凿到了地下水线上,水源常年丰沛,断然不会出现水井干枯、水质变差之事;二来凿井需要钱物,对于贫困乡民来说绝非易事;三来附近邻里免去了常年去村头挑水吃的苦事,父亲在闲谈中也多了一点谈资。父亲说,助人总是乐事。 清早,母亲总会早早地打开沉重的铁门,门庭大开。那敞开的大门,是为了迎接旭日朝阳,也是在等待邻里的到访。母亲常说,乡里乡亲一家人。 太阳初升,东方天际亮起来,整个村子都苏醒了。为了准备早饭,邻里们早早地来我家取水。嘈杂的脚步声吵醒了躺在门口围墙下的狗,它抬起头看了看,无所谓地伸了伸懒腰,在浅浅的秋阳下继续闭目养神。 “来了?”母亲在灶房里烧火,柔声地和前来取水的邻居交谈。 “嗯,早呀!今天早饭做的什么?这么香。”姑姑婶婶们一边使力压着取水井把,一边和母亲聊着家常。 “天冷了,给孩子熬点小米粥。”母亲用长勺搅动着米粥,锅里冒出的热气湿润了她的头发。 叮叮当当的水桶在井边排起了长队,一个一个靠向前,像极了嗷嗷待哺的孩子,而那井水,不正是大地的乳汁吗?老井,像极了大地之母,长久地立在这一方土地上,养育着一代代生于此、长于此的人儿,热闹了一个平凡寂静的农家小院。清冽的井水,在清澈高远的秋阳下,宛如万片碎金闪烁,汩汩地普惠着淳朴善良的乡亲邻里。老井边,有人汲水,有人挑担,喜乐一片,热闹极了。身强力壮的男人用一根扁担肩挑着两桶水毫不吃力,而女人,即使顺着水桶晃动的节奏扭动腰肢,水还是会四下飞溅,扑起一阵阵灰土。 大人们忙着取水做饭,忙着饲饮牲口,我则忙着给墙角的花草浇水。自小,我就是一个爱花的孩子。母亲为了满足我的喜爱,在围墙边种满了各色花树。春天,有杏花飘香,洁白繁华;夏天,蔷薇爬满院墙,招蜂引蝶,一派艳丽缤纷;秋天,菊香四溢,红的,黄的,粉的,形态各异,雍容华贵;在寒冬,一株株兰花在屋内绽蕊吐香,美极了。 日上三竿,井边安静下来,小院也重回黎明时分的寂静。村头,孩子背着书包蹦跳着走入学堂,青壮年握着镰刀到田里收割了。村里村外,一派岁月静好、生机勃发的模样。 老井闲下来,晒着太阳,蓄积着体力。清早顺着石缝爬上井台的牵牛花闭上了眼,井板上的青苔却越发葱茏可爱。 故乡的一景一物,承载着成长的每一段记忆;记忆或深,或浅,在记忆的长河中总会模糊,只剩下了睹物思情的故土情结。而那口老井,承载着黎明的美好,邻里互助的喜乐,吱吱呀呀地烙进了我的心里。 “孩子,每天唤醒你的是什么声音呢?” “有时候是上幼儿园,有时候是小鸟,有时候是车叫。”儿子摸着脑袋细细琢磨着,“妈妈,那你每天早上是被什么喊醒的呢?” “一口吱吱呀呀的水井。” “哦,水井呀。”孩子回应了一句,没有再问。 在妈妈的世界里,她有太多的不懂。她还不懂,有些事物,有些经历,只存在一代人的记忆里;她更不懂,虽然前路迢迢,身后也有永远回不去的故乡。
责任编辑:刘婉茜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