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专题
  3. 文化
  4. 旅游
  5. 教育
  6. 健康
  7. 图片
  8. 公益
  9. 日报
  10. 晚报
  1. 文化频道
  2. 文化动态
  3. 民间艺术
  4. 民风民俗
  5. 历史文化
  6. 观点·评论
  7. 阅读连载
  8. 原创空间
  9. 音画恩施
  10. 文化人物
  11. 民间艺术大师
  12. 文化遗产
  13. 本土名家
  14. 文化看点
当前位置:首页>>文化>>原创空间

白草原

发布时间:2017-11-09 15:49 来源:恩施日报 作者:滕树勇 编辑:郑晓涵 浏览:0次
干坡寨的田嫂一直把屋后的高山草场叫白草原。当地见过大世面的人越来越多了,不少人取笑她说,还不如叫梦草原,因为那样的大小只有做美梦时才算得上草原。还有人说,山盖盖上的女人离天近了就爱讲天话。田嫂不理会别人嚼牙根,白草原就是她的美梦,她最喜好的就是和男客闷汉说“天话”:有牛羊,有木屋,可以体面地生活、待客,而不是像往辈人一样烟熏火燎,劳苦一生。 白草原这名字是哪时想出来的?是和闷汉在干坡初遇时?还是在广东打工时那个月亮最圆的中秋夜?田嫂记不清了。草场其实是五彩纷呈的,底色自然是翠绿,缀色有野樱花和杜鹃花的粉,枫叶和雷公槁的红,长尾雀的蓝和黄……但田嫂最爱它的白,缀满大地的雪绒草的白,喜欢那浅白的梦一样的感觉,喜欢它白得清灵、通透,像山下酉水河一样的清灵通透。 干坡其实不干,土厚林深洞泉幽幽,一弯水稻极少歉收,只因没有地表河,被山下汹涌的大河一衬才得了这个苦名。上了干坡坳,才知干坡妙。这地方养身体、养性情,寨子里十几户人家没有一个大龄单身汉,也没有重残,大伙穷得新鲜,饿得硬足。干坡苦在上山下山的路上,看到屋,走得哭。湖北的来凤县城和湖南的龙山县城抬眼就能望到,干坡人却觉得那是另外一个世界。以前寨里个个都是硬脚杆,倒也能熬过上山下山的艰难。现在别处都车来车往了,干坡人也娇贵了,那几里绝陡的小路便成了人人嫌弃、畏惧的雄关。寨里的人都拼死累活往山下迁,情愿过凑合日子也要逃离这苦寒之处。 寨子走空了,田嫂却拖着闷汉回到干坡。和县里那个走访干部的几次微信聊天,让她打定主意把十几头黄牛买了回来,当起了牛倌。牛场建起来,又累又烦的苦日子却又开始了,起早贪黑风雨无阻,大把票子投进去,收益却遥遥无期。到后来,整修老房子的汗水钱也全部耗在了牛身上。熬了一年多后,闷汉的牛脾气来了,踢桌摔碗,要清了场子出门奔命打工。田嫂也想出门打工挣活票子,但上老下小怎么办?自己老了后怎么办?她心力交瘁,独自在深雪中爬上草场解烦。草场白茫茫一片,旁边那座高耸云天的佛山自庙宇烧毁后,已沉寂了70年,仍然看不到复兴的迹象,田嫂的心也开始变冷。 丙申年春雪初融时,远处的山梁上突然热闹起来。水泥公路像长了翅膀,从后方翻山越岭飞到干坡寨子里。田嫂还没平静下来,下到酉水河那条已近荒废的小路也修成了利利索索的步道。外迁的人又接连回乡了,忙着整屋院,种粮食药材,生怕别人把自己的宝地抢了去。田嫂增养了几十只羊,几十头豪猪,还在山坳上撑起一杆酒旗。几个驻村干部逢人便说干坡的妙处,天天给田嫂介绍食客。冷清的时候,他们生怕闷汉又要踢桌子摔碗,就用自己的津贴凑份子,把气氛搞热闹给两口子宽心。酒旗飘了半年,前客带后客,餐馆开始忙碌起来。闷汉每每酒兴来了,便大声给工作队员打电话:上来喝酒,老哥我作东! 场子成了有模有样的农庄,还请了中工、小工。田嫂开始计划到白草原上搭树屋,搞大事。几个派头十足的老板找上门来要与田嫂合伙,由他们投资在干坡搞现代化大规模养殖,搞大旅游,田嫂出个名字,年底坐地分大钱。投资人来了十几批,家人一再要求放手一搏,田嫂虽心动,却一个也不合伙。丁酉年春,听客人说那批老板中因虚列项目套取资金被抓了几个,已公诉待判。田嫂惊出一身冷汗,悄悄跑到草场上。正是这清灵通透的净地给了她一双亮眼睛,让她看得清一个山妹子的根和远方。 如今,干坡保护开发写进了武陵山区扶贫开发细项,田嫂仿佛看见白草原之梦照进了现实的阳光。
责任编辑:郑晓涵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