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专题
  3. 文化
  4. 旅游
  5. 教育
  6. 健康
  7. 图片
  8. 公益
  9. 房产
  10. 日报
  11. 晚报
  1. 文化频道
  2. 文化动态
  3. 民间艺术
  4. 民风民俗
  5. 历史文化
  6. 观点·评论
  7. 阅读连载
  8. 原创空间
  9. 音画恩施
  10. 文化人物
  11. 民间艺术大师
  12. 文化遗产
  13. 本土名家
  14. 文化看点
当前位置:首页>>文化>>原创空间

桂香满城

发布时间:2017-10-12 10:57 来源:恩施日报 作者:胡慧芳 编辑:郑晓涵 浏览:0次
胡慧芳 随着门哐当一声,一阵馨香迎面扑来,先生搂着一大束桂花笑眯眯地站在我面前,我从沙发上一下子弹起来,念叨了几天的桂花终于买到了,总想那些淡淡的花能开在我的房间里,在我看书时,做饭时,打扫房间时,瑜伽时……香味就不经意地穿过鼻孔,流入肺腑,直抵心田。“人与花心各自香”,我喜欢那感觉。 接过花束,一枝枝随意地放进花瓶,桂花倒没有那么多讲究,不需要什么插花艺术,只要它开放,横竖都是香的,所以李清照才有“自是花中第一流”的赞词。都说花如人,一边插花一边想起了李碧华的话:张爱玲三个字,当中纷红骇绿,影响大半世纪,是一口任由各方人士四方君子尽情来淘的古井,大方得很,又放心得很,再怎么淘,都超越不了。桂花也是,无论怎么比较,它都淡定地“独占三秋压众芳”。 我喜桂花,不仅因为它被宋之问称之为“天香”,也不仅因为它早早就出现在屈原的诗歌里,更不仅因为沈括和他母亲之间关于“折桂”的故事。我喜欢那些细小、羸弱的生命,惹人怜爱,看似柔弱,却满世界地香,拼尽全力地香,不要命地香,没心没肺地香,它的开放仿佛等待了很久很久,从冬天,到春天,再到夏天,时光不动声色地把一株桂树浸泡得饱满了,深刻了,它贮着深情等待,终于,秋天来了,不似春天的浮躁,没有夏天的热烈,也不像冬天的凛冽,满世界都是稳妥、踏实、肯定,它就按捺不住地绽放了,把所有的深情都给了这个清远的季节。不惧怕,不动摇。 小时候,外公家有一株伞型的桂树。起初我也不知道树的名称,只觉这树奇特,不像山野里的那些杂树那般横蛮,粗放。一根光秃的枝干笔直向上,树皮灰褐色,主干的三分之二处长出新枝,树叶成深绿,对生,椭圆形,上半部疏生细锯齿。细细密密的枝叶成聚伞状,一年四季抖落一身的绿荫。客人总会围着那棵树指指点点,有时还有人走近把头伸进树冠里去瞅,小小的我在一旁总是有点奇怪,难道这树有什么怪?还是很名贵? 某个秋天到外公家,老远一阵幽香,我急切地寻找这种香味的来由,外公指着桂树告诉我,桂花树开花了。我走进桂树,一个个小小的花苞从枝叶间冒出来,花小,黄白色,极芳香,望着小桂花,静静地闻着浓浓的香味,我的认知里从此多了一种非常美好的树。后来我只要到外公家,就常常守着这棵树。有风的时候,桂花飘落,我会拾起掉在地上的桂花,放在手心里,细细观察,随后吹一口气,桂花就在蓝天上飞舞。那时候,外公刚好赶着鸭群从桂树前经过;舅妈在厨房里做着喷香的饭菜,油锅不时发出哧溜的声音;做石匠的舅舅一边打磨一些粗糙的石头,一边温柔地叮嘱我:“别跑远了,舅妈的饭就要做好了。” 后来,外公走了,舅妈也走了,舅舅一个人孤苦地生活。带着表弟和表妹,舅舅的生活日益拮据。实在过不下去的时候,舅舅决定把那颗伞型的桂树卖了,据说那棵树卖的价钱足足支撑了表弟读书半年的生活费。再到舅舅家,我莫名的有些心慌,昔日的那颗大树的位置留着一个大洞,忙碌的舅舅没有时间去填平。舅舅的模样变了很多,少言、也不再有小时候我依赖的慈爱,生活把他折磨得有些麻木了,那个留着的树洞像被时光掏空的生命,我站在树洞前久久不愿离去,老是想起外公的鸭群,舅妈的瘦肉汤,舅舅一边吃菜一边喝酒的爽朗,还有,那些年我一直闻着的桂香。 再后来,父亲在门前的空地上植下几株桂树,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树的品种不好,或者是没有打理好,几株桂树并没有长成伞型,枝叶错乱。后来细细地开了花,我却极少去欣赏。父亲总是说:“人挪活树挪死,这些桂花树就长在这里,你们不要轻易动它。”如今,老家前的桂树长得郁郁葱葱,而父亲和舅舅却都去了天堂,他们曾经那么要好,不知道相遇的时候会不会聚在一起饮一场桂花酒?说起他们当年和桂树的故事? 小城的栈道边大部分都是桂树,这些秋天的早晨和晚上,我来来回回的行走,每次都会贪婪的吮吸着那些芳香,属于它的美好时间不多,就这一个季节,它就会零落成泥,有时候,我会踮起脚,凑到那些花前,淡黄中,仿佛看到了一丝不舍和凄凉,那些逝去的亲人的面容在我面前一一晃过,有些心惊,但却又总是在那些香味中安静下来。“人间尘外,一种寒香蕊。疑是月娥天上醉,戏把黄云挼碎。”那么多写桂花的诗词,我最喜欢这首,品读之时,仿佛真的看见嫦娥悄然赴宴,酒醉嬉戏中,把朵朵黄云捋碎,洒向人间,多美好的想象。就像月宫里的那颗桂树总是给人美好的想象一样。秋风再起,桂依旧香,纵有疾风来,花开自葳蕤。我喜欢桂的这种淡定和从容。不慌不忙,不悲不悯,气定若闲地锻造生命的尊贵和力量。 友人在北京累了的时候,在微信上给我抱怨着留言:“这个季节,我太想在自己的小城里生活了,一出门就是桂花的香味,所有的烦恼都会在那些香味中自动屏蔽,这大北京没看到一颗桂树。”我总是安慰她说:就快回来了,桂花年年开,明年我们相约每天都在桂花下散步。是的,小城的桂树越来越迷人了。苏轼有言:“惟江上之清风,与山间之明月,耳得之而为声,目遇之而成色,取之无禁,用之不竭。何者不可欢?何者不可乐?”桂树也是,有时候想,这个季节,倘若我是一渔夫,那我就可以充分的享受这桂花的情分了,日日泛舟贡水,“船头一壶酒,船尾一卷书,钓得紫鳜鱼,旋洗白莲藕。”待到傍晚来临,我也要“钓罢归来不系船”。纵然一夜风吹去,只在桂花浅水边。 友人说:“所有的好与不好,都会过去,活在当下,不惊、不怖、不畏。”我说:“不问悲喜,只闻桂香。”
责任编辑:郑晓涵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