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专题
  3. 文化
  4. 旅游
  5. 教育
  6. 健康
  7. 图片
  8. 公益
  9. 日报
  10. 晚报
  1. 旅游频道
  2. 旅游动态
  3. 线路贴士
  4. 游记攻略
  5. 户外自驾
  6. 人文地理
  7. 旅游锐评
  8. 光影记录
  9. 美食特产
  10. 旅游景点
  11. 旅游法规
当前位置:首页>>旅游>>旅游动态

徜徉黄家寨 在侗乡老寨里遇见慢时光

发布时间:2017-08-31 11:16 来源:恩施日报 作者:刘亚丽,王俊文 编辑:刘婉茜(见习) 浏览:0次
小时候,我很渴望去高楼林立的大城市,因为那里装有自己对世界所有好奇的期许。长大以后,我曾挎着背包走过北上广,见过了车水马龙后,却又向往那个旧旧的村庄,有泛黄春联,有雕花门窗,有奶奶做的豆瓣酱,有比爸妈还年长的木板房…… “我已见过银河,却仍独爱一颗星。”我想,这句话也许最能表达我对故乡老寨的眷念了吧,我很小心地珍藏着这种情绪,我深信会在某时某处时能凭此再找回老时光。直到遇见黄家寨,我想,我已经找到了。 一瓦一屋都是历史 宣恩是中国民间文化艺术之乡,不仅人文风情浓郁,以吊脚楼、风雨桥等为主的古建筑更是颇有韵味。位于长潭河侗族乡的白果村黄家寨,就有着一处保存完好的传统百年老寨,历经岁月的冲刷,仍然以完好的姿态卧在山间,走进寨子,便如同走进另一处时光里。 据史料记载,白果村为清代时期开始自然形成的村落,当地人民为利用丰富的河水资源和土地资源,辛勤开垦,聚集而居。随着时代的发展,白果村虽处深山,却并未有衰落之意,随着交通的不断便利,对外交往愈发频繁,便逐步形成了现有村落。 到达白果村时,一场大雨刚刚停歇,云雾挂在山际之间,刚好隐去了在半山腰的黄家寨。待拨开云雾直抵寨中后,所见一幢幢古色古韵的木屋错落有致地排列,熟悉的柴火烟气钻进了鼻腔,像极了小时候成长的村庄模样。 村落内大多民居建筑均以木板、乌瓦为主,始建于清朝年间,至今保存着传统的建筑风貌,以穿斗式木结构为主。木屋内向围合、院落封闭、内部出檐深远,明间大开间、重私密性、主次分明的组合形式,其主要建筑特征为月梁、冬瓜梁和内檐装饰斗拱的广泛运用,木门木窗等细部建筑精美、华丽,木雕、石雕图案流畅生动题材广泛。 从远处遥望,几处木房从低处向高处延伸,与周边的青山绿水交相辉映,呈现出一片安静祥和的景观风貌。除了一间木房因为白蚁侵蚀而荒废外,其余的木房均还有人居住。这儿每家的老木门都虚掩着,或是大敞开着,让人可以随意出入。走进屋子里,泥土与木头独有的气息,与湿润的空气融到一起,于是,我迎着又微微落下的小雨,深深地吸一口气,涤尽我风尘仆仆赶来的疲惫和尘垢。 一枝一树都是风景 人们总是容易将普通的事物,想当然地理解成平凡。黄家寨便是如此,在当地人眼里平凡得不能再平凡的一切,却串起了今时今日的独特景致。村域内的古井、古树、古雕刻、古石阶、古道、农田、果园、古河道让整个村庄整体风貌鲜明而完整。 白果村黄家寨属中亚热带季风湿润型山地气候,冬少严寒,夏无酷暑,雨量充沛,四季分明,湿润多雨,日照充足。地面植被保存良好,碧绿农田,菜花遍地,村庄小溪弯曲流淌,碧波荡漾。 陡峭石崖是黄家寨一处独特风光,因地处武陵山脉的延伸处,境内山峦起伏、层峦叠嶂,两岸青山对峙,郁郁葱葱,风光无限。勤劳的先辈们克服困难爬坡而居,一道道石板路便串起了户与户之间的生活,一棵树上结了果子,这家与那户能同享,经年久月,虽为邻却更比亲。 在寨子地势最低处的一户老屋旁,有一棵百年楠木树和一棵老核桃树,树根身在小溪旁,近20米高的树干挺立屋边,像极了两个卫士。村党支部书记、村委会主任杨玉成说,前几年曾有商人出高价想买走这两棵树,寨子里老百姓无一人同意。 “大家不指望靠着大树换点钱,倒更想子子孙孙都能有这树陪伴,才能一直有福泽可享。”杨玉成道出原因。 此时,站在树荫之下,远远能看见屹立在云雾里的七姊妹山,不远处的山腰里下起了薄薄的细雨,这雨似乎正要赶来寨里。我立即想进屋躲雨,杨玉成淡定地说不必担心。果然,几分钟之后,这雨到达时,被空谷的风吹散,从大树的枝叶里钻进来,只剩下一阵阵清凉的风,徐徐吹来,舒爽不已。 十里不同天的地理气候现象,此时因为这树,被赋予了“庇佑”的福意,我大概也懂了寨里人当时的心思。不用关心房价和交通,他们在深山里与一枝一叶、一山一水作伴,享受着大自然的清新,以祈福的名义敬畏着每一种存在的生命,感触着与之带来的从容与恬淡,让人不由得羡慕,又不由感到失落。 一分一秒都是良辰 喜欢上一个地方,始于“颜值”,更要终于“内心”。这也就是深居大山的黄家寨令我动情喜爱的所在。寨子里干干净净,不见垃圾污秽;寨里人简单淳朴,尽显好客情怀。所以,令我感到恍惚的是,此行黄家寨,自己是过客,还是归人? 因当天天气变化,时雨时歇。一户屋檐下挂有红灯笼、门前种着柚子树的老人留我躲雨,然后从竹篮里拿出刚从菜园里摘下的嫩黄瓜递给我,本就干渴的我吃过直呼“人间美味”。老人闻言,竟在我不知情下戴着草帽又冒雨返回菜园里,摘下了半篮自家种的番茄、黄瓜赠送我,就像自家的长辈一样,让我又是羞愧又是感动。 我问老人,想没想过搬去城里与子女同住,生活毕竟会便捷一些。老人摇摇头,用眼睛扫量着木屋说:“这屋子住久了,已经习惯了,在寨里不管在哪儿,闭着眼都能走回家……”年过古稀的老人脸上满是质朴的欢欣,于他而言,留在寨里,就已是享福。 临走时,老人恋恋不舍送我到门口,我已经从石板路下到低处,他却仍然走到门前的柚子树前来告别。本已触动的我,刹那间眼眶一热,望着寨子里的一切,感觉特别不舍。从来时的欢欣到离开时的怅然,我叹息忙里偷闲的时间竟然过得如此之快。这个还没有完全被现代城市文明同化的村寨,就算在阴云细雨湿寒中,每一处都充溢着简单而又纯粹的感情。 走近黄家寨,感染到的都是闲适,这样的生活对于很多人来说都是种奢侈。而越是难得的,便越是珍贵的享受。因此那一刻的我,纵然一路疲惫,对于那难得的闲适,我特别珍爱……在这里,一分一秒,都是良辰。 》》》链接 记者手记 黄家寨深处山中,曾靠种树种茶而富裕,古村落也曾繁盛一时。但随着时代变迁,受到地理、气候、交通等条件制约,古村落渐渐衰落,少人问津,但也因此幸运地保留了古村的完整,使我们在今日还能依稀一睹其初始的风貌。 而今,长潭河侗族乡围绕绿色资源、特色建筑和侗族文化,着力保护和完善传统村落,以打造文化品牌,打好绿色、生态、资源三张牌,以特色资源开发推进生态文明建设,以生态文明建设推动绿色繁荣,使得古居不衰,人民福祉更绵延。
责任编辑:刘婉茜(见习)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