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专题
  3. 文化
  4. 旅游
  5. 教育
  6. 健康
  7. 图片
  8. 公益
  9. 房产
  10. 日报
  11. 晚报
  1. 旅游频道
  2. 旅游动态
  3. 线路贴士
  4. 游记攻略
  5. 户外自驾
  6. 人文地理
  7. 旅游锐评
  8. 光影记录
  9. 美食特产
  10. 旅游景点
  11. 旅游法规
当前位置:首页>>旅游>>人文地理

穿过喧嚣去古村 见屋见人见乡愁

发布时间:2017-08-10 15:45 来源:恩施日报 作者:文凤, 李仕力,文林 编辑:蒋世恩(见习) 浏览:0次
三关多山,跋之。泗渡有河,涉之。轻轻的,我们来,惟恐惊扰你的梦。你的梦太大,我是欢喜的。你的梦太沉,我是迷失的。你的梦太美,我是魅惑的。 天井上四角的天空,还是三百多年前那一片空空的天。可我固执地认为,这郑家老屋的上空,一定漂浮着什么。我感觉,“小心火烛”的吆喝声,并未消失于廊柱的尽头。角落青苔,幽幽若梦,怀念昔日的喧闹和盛景。 那是今年的7月29日,我和几位摄影前辈,从野三关去泗渡河,穿过世界第一高悬索桥——泗渡河大桥,绕道长阳,来到隐藏于世界高桥下的深山老屋——泗渡河村郑家老屋。 师生喜相逢 一下车,马头墙,狮子门墩,一座豪宅张开胸怀迎接我们。跨进大院,进入大厅,厅门3块牌匾格外惹人眼球:外翰第;婺焕中天;继序其皇。不知不觉中,我们已被古朴辉煌、神秘寂静的气息紧紧包裹,只听见相机的“咔咔声”。 突然我惊喜地看见,我的初中老师郑益民老校长,正摇着蒲扇,微笑地等待着我们这群拜访者。德高望重、享受国务院津贴、桃李满天下的郑校长,竟然记得我的名字,记得当初野三关镇民族中学接受国务院表彰的那块铜匾牌,是老校长亲自钦点我和一位叫杨青的同学,从杨叉坝川汉公路纪念碑处,一直抬回到位于青龙桥的民族中学。 “郑校长,我的肩膀疼了几天呢!”围着老校长,欢声笑语飞出了天井。 校长徐徐讲述,带领我们穿越到300多年前:“祖上为避战乱,从湖南迁移到巴东野三关这深山僻壤。凭借熬硝制炸药,慢慢发家、积累,逐步成为富甲一方的大富户。之后就有了这所大宅院。当初是9个天井环环相扣,现在保存完好的还有4个。从院门进入的第一间房叫厅屋。厅屋后是大天井,大天井后是大堂屋,大堂屋后有3间正房。厅屋与堂屋前有通道,都是青石板铺成。与这个大天井同一横轴线上左右各有4个天井。大院建起后,划成4块,4个子女各据一角自成单元。这样既有利于大家族聚族而居,又不妨碍各个小家庭各享天伦。” 老屋享美餐 谈话间,突然一股股腊肉香味,弥漫在老宅院里。原来是在县上工作的桥墩兄,已安排在家的长辈们准备丰盛的午饭。老校长的妻子,退休的张老师,正在小天井里忙着洗黄瓜、白菜。我循香来到厨房,桥墩兄的爸爸妈妈、幺婶、姐姐,正在厨房里切的切、炒的炒。张老师告诉我,大院里现在住着郑家的13户人家。今天做的饭菜都是自家产的。可以强烈感受到郑氏家族依然承袭着古传的优良家风,团结和睦友爱向上。 摄影大师忙着照相,午饭好了!在此起彼伏的热情招呼声中,大家相继落座大堂屋。席开两大八仙桌:腊蹄子火锅,江鲢火锅,鲊广椒五花肉,银包银(油炸面粉包五花肉),洋芋片片儿,腌黄瓜,腌茄子,小豌豆,懒豆腐……香喷喷的,糯软软的,脆生生的。全是我们土家族招待客人的拿手好菜。主客相见欢,韵香萦不散。 幺叔背着一筐包谷,幺婶抱着一个西瓜,从地里回来。在讲什么呢?好开心哟!西瓜丰收了!玉米也丰收了!张老师切了一大盆西瓜给我们吃。天呢,这四渡河水滋养的瓜呀……我多想天天就这样守在这漂亮的大宅院里,陪伴着老校长老园长们,做一个人间最幸福的吃瓜群众。 深山藏锦绣 其乐融融,突然不知谁叫了一声:“嗨,下雨哒!”毛毛雨,从“天眼”飘下来,慢慢的雨线变成雨柱,顺着天井的四方屋檐,形成晶莹剔透的雨帘。古宅来稀客,喜雨降暑温。我情不自禁地放下筷子……同行的几位旗袍女子,也按捺不住地跑过来,在天井的雨帘下戏起了水。大家惊喜地发现,滂沱大雨中的天井,并没有出现像很多地方下雨就洪水漫延的“看海”场面。雨水顺着天井四角的排水沟,无声消散于大宅院的排水系统。流火的暑温也随着消散的雨水,消散于无形。 倚站在雕花木窗边,遥想郑家先祖,他们曾经有过怎样的私语。我并不害怕那些苍老的咳嗽声,会从雕花木窗里攀爬出来。抬头望向天井上的天眼,天眼外的马头墙,青砖黛瓦,和我脚下踩着的青石板,经三百年风雨依然严丝合缝无损秋毫。大大小小的院内房屋都是出挑廊檐,过道相连,腰门相通,檐角门楹都是精美的木刻、砖雕或石雕,窗栏都是精美镂空木雕图案,花鸟虫鱼,活灵活现。三百年的侵蚀,这深山大院并没有朱颜尽退,却似愈老弥坚,美颜永驻。 雨后通透,两位摄影家来到院坝,放飞无人机,将这座豪华大宅院,尽摄眼底。天青云朗下,大宅院古朴沧桑,富贵幽雅,有旗袍女子穿行其间,似在诉说着曾经的意气辉煌,风华万种。 开阔幽雅,依山脉而建,傲视群峰的大宅院,温情注视着脚下的泗渡河水奔流……站在河边可以望见远处的泗渡河大桥。这世界最高悬索桥,像一座巨大的琴,横跨在沪蓉西雄关野三关的大山峡谷之巅,日夜不停,弹奏着一首深山古镇不朽的奏鸣曲。再看院落重重的郑家大屋场,格局清奇,构造巧妙,脉络分明。飞檐翘角,青砖黛瓦之间,高楼矮屋檐牙交错,宅院之间纵横相连。貌似一只古老的棋盘,落座于峻岭山野之中。5厅9井,作为民宅,实在是土豪金的大手笔。整个布局井然有序,既有高大上的建筑美学格局,又有特别接地气好用耐用的实用性。层层叠叠的房屋,设置采光通风出水,样样设计精妙,毫无阻碍。厅与房通道相连,又有门户阻隔。就像一篇大手笔的锦绣文章,每一章节独立成篇,却又一线串珠,九九归一。 一场大雨消失无踪,老校长在天井里料理着花草,我看得呆了。这300多年前的老房子,今天还可以这么漂亮并完美地利用,我能说,先人的智慧难道不值得我等膜拜么? 原来有一种经典的美,永不过时!比如,郑家大屋;比如,摇曳在古宅院落里的旗袍…… 采访手记 这世外盛境,这停住了的时间,这凝固了的建筑美学,这沁人心脾的人文家学渊源,这生态农业带来的纯天然美味享受,这穿越般妙不可言的美好际遇,仿佛前世的乡愁,都已在摄影家的镜头下,凝固成诗。 再见,郑家大屋,我们一定会再来。我相信很多很多的人也会来,为了邂逅前世的乡愁。
责任编辑:蒋世恩(见习)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