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专题
  3. 文化
  4. 旅游
  5. 教育
  6. 健康
  7. 图片
  8. 公益
  9. 日报
  10. 晚报
  1. 文化频道
  2. 文化动态
  3. 民间艺术
  4. 民风民俗
  5. 历史文化
  6. 观点·评论
  7. 阅读连载
  8. 原创空间
  9. 音画恩施
  10. 文化人物
  11. 民间艺术大师
  12. 文化遗产
  13. 本土名家
  14. 文化看点
当前位置:首页>>文化>>观点·评论

和善回归与爱愿绽放

——杨昌祥小说集《屋后有一片芭蕉林》出版

发布时间:2017-06-22 16:42 来源:恩施日报 作者:姚代凤 编辑:曹贤炜 浏览:0次
  小满那天,恰逢周末。微信朋友圈被一个“民族书荐”的帖子刷了屏,现居中山的苗族作家杨昌祥的小说集《屋后有一片芭蕉林》,由北京团结出版社出版。恩施民族作家公众号搜集全国作家、诗人以及读者的评论,集中推介了这本生活气息浓郁的新书。 致力人性和善母题 杨昌祥是建始籍苗族作家,为人敦厚,痴迷文学,曾创办小江南民族文学社,凝聚了一批文学青年,现有省级作家协会以上会员接近10人。他自己对诗歌、散文、小说,甚至戏剧都有所爱,出版过诗合集《无憾的纯情》,散文集《清江,就这样流淌》,短篇小说《屋后有一片芭蕉林》曾在国家级文学期刊《民族文学》头条发表,其写作钟情于乡土,近年也亲近着都市。 新书《屋后有一片芭蕉林》是杨昌祥中短篇小说合集,他借用小说虚构的力量,力图抵达人心,表达人性最本质的东西。这些作品或长或短,讲述了武陵山清江流域恩施少数民族地区的乡村风情,间或将小说的触角深入到现代都市,既有美好生活的图景描画,也有社会流弊的形象揭示;既有时代的现实摹写,也有历史的沧桑钩沉。淳朴精怪的农民,钟情文化的青年,乡村野道的能人,抗日救国的英雄,身在他乡的游子,默默无闻的草根,自作聪明的伪君子,追求爱情的村姑,不幸被拐的少女……各色人物,行走在鲜活的语言文字里。无论喜与悲,无论爱与恨,无论善良与恶俗,无论温暖与寒凉,所有的生活都在自身命运的轨道上疾驰,人世希望,寄于人性和善的回归与爱愿的绽放。 本地诗人乔明杰读完杨昌祥的小说集后,掩卷默思,被小说中那些生活场景、生活细节、那些人物的命运击中要害,特别是刻画人物,生动活泼,不管是农村的老实人,还是进城的青年,流浪的游子还是无知可悲的少女,都赋予了他们独特的个性,让人过目不忘。他说,杨昌祥小说谋篇布局巧妙别致,内容涉及面广,语言风格也各自不同,表达节奏有强有弱,但都深刻地揭示了一个最基本的主题:人性的善与恶,也同时强烈地表达出了作者的写作愿望:善美的回归。 展现社会人生景象 杨昌祥小说集出版后,得到著名作家、最近三届茅盾文学奖评委叶梅的关注,称“杨昌祥的文学路程伴随着他的人生搏击”,小说新著是作者从早年诗歌散文写作之后新的倾诉。叶梅说:“杨昌祥对文学的执着来自他对故乡、民族和生命的深切感悟,这位从鄂西大山的沟壑里奔走至南粤之地的苗族汉子,以他诚实的目光注视社会和人生的诸多景象,感受生活带给他的悲欢与惊诧。或许他正是于无意之间表达了乡村世界的消失和剧变,以一种亲历者的写作体现了新一轮的土地书写和传统再造,这也或许正是人们热切关注迁徙于广东中山的土家族苗族写作者的意义所在。” 近年活跃于文坛的江苏青年作家向迅表示,杨昌祥的作品大多写“边地”的人与事,充满了鲜明的地域特色。在他真诚的叙述中,我们总是能够读到别样的故事。这些故事,融入了他对社会的思考和对生活的洞见,因此,我们也可以将之视为其自身的精神自传。他的写作在故乡发芽抽枝,在他乡开花结果。这本书见证了他在文学创作这条道路上的坚守与探索。 本地诗人杨万英认为,《屋后有一片芭蕉林》语言平实、俏皮,却不乏天然的诗意,乡土乡情中存放着朴素的情感,方言俚语中绽放出朴素的智慧,为读者打开了一幅原始的、粗砺的然而却是生命力贲张的恩施苗家风情画卷。难能可贵的是,作者还将笔触伸向都市,写出了都市人的原乡情结和精神危机。 文学博士、《民族文学》编辑杨玉梅曾专文评论杨昌祥的短篇小说《粉丝时代》,认为该作构思精巧别致,“粉丝”是一个极具时代色彩的话语,它让我们联想到的是与时尚、商业、炒作、漂浮、浅薄等等相关的字眼,可是在这篇小说中,她却从“粉丝”里读出了别样的内涵,感觉作者是巧妙地借用一个时尚话语承载一些颇为传统的内涵,如对真情的渴望、对故土的眷恋,以及对勤奋、自尊、自强、进取、正直等社会价值的深情呼唤,表现出对纯洁的文学信念和人文理想的坚守。 读者追捧带来信心 新书出版,令杨昌祥高兴不已的还有读者的追捧。杨昌祥告诉记者,这些读者很多并未谋面,对他小说的精细阅读令他非常感动,同时增强了他的写作信心。 中山东凤有个读者叫刘春晓,来自江苏徐州,在微信上看到杨昌祥新书出版消息后购买了一本,读完逐一对其小说作品作了评点,体现出她读书的细致入微。刘春晓感觉杨昌祥的小说扑面而来的是浓浓的生活气息,最吸引她的是语言风格,活泼的富有哲理的语言散发生命的张力。她认为《牛运》有震撼力,有善良,有同情,有残忍,是个很不错的短篇。她说,读完《贫困年代的爱情》很是惆怅,年轻时可能很多人都有过类似的经历,太年轻了把握不住爱情,亦或是没有缘分吧。刘春晓最喜欢的是中篇小说《媒证》,她说这篇作品很有分量,可圈可点之处很多,并从人物到细节一一做了精细的剖析,由此篇引发,她感觉杨昌祥具备写长篇小说的厚度。 来自四川的读者康利在朋友处看到《屋后有一片芭蕉林》,来了个先读为快,她说,《屋后有一片芭蕉林》是一位朋友的老师写的书,讲述着平凡人们的平凡事,却触动着她的每一根心弦,感觉生活中某时某刻,我们身边也会出现小说人物的影子。有些作品故事虽小,接近生活,语言干练,每个细节都牵引着读者的好奇心,饶有趣味!原以为这些故事的主人公就是作者自己,读着读着便开始怀疑,作品所呈现的是一个更加广阔的世界,所谓艺术源于生活而高于生活,原来如此。 沙溪一位企业主熊昌告诉记者,他和杨昌祥老师住一个院子,早两年经常一起写字聊天。老师敦厚睿智,熟悉历史,不愤世嫉俗,不随波逐流,眉宇之间尽是坦然笃定,生活也安排得饱满而有序,是他非常信赖尊重的一个长者。他说,老师的乡土文学接地气,真实,画面感很强,记录着老师家乡那个年代的情景人物,真实地还原了鄂西大山里的风土人情,这里面无关教诲,无关评判,无关理想和高大上的情感,在各式场合下的小故事娓娓叙说倒是别样精彩,却也直击人心。 杨昌祥是一个执着的作家,常常不断反思,不断求索。他在《屋后有一片芭蕉林》后记中写道:“小说创作需要探索的艺术方法还有很多。自己年岁渐长,不再年青,时间便成了一道坎,总在前方或明或暗地横亘着,于是更懂得‘只争朝夕’的真正含义。小说之路,还很遥远,必须抛却成规,沐浴新风,脚踏实地,一步一步,不停跋涉。”相信他如叶梅所说,以更大的勇气和自觉,不断前行,赋予文学更多体验和发现,寻找传统、民间乡土与现代之间的秘密路径。
责任编辑:曹贤炜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