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专题
  3. 文化
  4. 旅游
  5. 教育
  6. 健康
  7. 图片
  8. 公益
  9. 日报
  10. 晚报
  1. 文化频道
  2. 文化动态
  3. 民间艺术
  4. 民风民俗
  5. 历史文化
  6. 观点·评论
  7. 阅读连载
  8. 原创空间
  9. 音画恩施
  10. 文化人物
  11. 民间艺术大师
  12. 文化遗产
  13. 本土名家
  14. 文化看点
当前位置:首页>>文化>>文化看点

古村落唤醒乡愁

发布时间:2017-06-08 15:23 作者:牟凡 编辑:曹贤炜 浏览:0次
记者 牟凡 6月底,我州将申报第五批中国传统村落,第五批也是中国传统村落的最后一批。我州前四批成功申报了多少个中国传统村落,它们的现状如何,中央补助资金到位情况如何,保护措施成效如何,传统村落保护还存在哪些问题,今年我州申报情况怎样。带着这些问题,记者走上了踏访传统村落之路。 老屋基老街宁静祥和。(记者牟凡摄) 老屋基老街宁静祥和。(记者牟凡摄) 探访传统村落老屋基 几天前,天高云淡,记者踏访尊宝娱乐忠路镇老屋基老街。走进老屋基老街,就像走进了时光隧道:狭窄的街面,街坊们三五成群,说着,乐着;摇着大蒲扇的婆婆将夏日的凉风扇得满街飞舞,几个老年人在电影《1980年代的爱情》女主角闺房外的阶沿石上坐着打牌,开杂货铺的老板悠闲地睡在躺椅上。 远离喧嚣的老街一片安详,满足和幸福写在村民脸上。不仅村民安逸休闲,就连那些小猫小狗,看见陌生人,也是宠辱不惊的神态。朋友说,在这里,最容易唤起乡愁。 老屋基村委会负责人介绍,老屋基在2013年入选第二批中国传统村落,现存木质建筑(吊脚楼)约70间,多为民国年间火灾烧毁后重建而成。2014年,电影《1980年代的爱情》在此拍摄。 忠路镇老屋基村老屋基老街传统村落中央补助资金300万元全部到位。老屋基老街街道、人行道、下水道整修投资49万元;老街木房改造,投资10万元;二马路木房改造,投资105万元;二马路路口改扩建,投资13.2万元;另外用于新建垃圾焚烧站、安装路灯、建人行道、砌堡坎、建公厕等等。 6月6日,州住建委村镇科负责传统村落申报的吴涛告诉记者,中国传统村落由住建部、文化部、财政部等联合命名。目前,全州已经申报了4批中国传统村落,一共有43个村落被命名为中国传统村落,每个村落可获得中央补助资金300万元,所得资金主要用于加大传统村落保护力度,改善人居环境,实现传统村落的可持续发展。 今年我州正在申报第五批中国传统村落,从摸底的情况看,我州最后一批准备向上申报200多个传统村落,目前各县市正在完善申报材料。吴涛介绍。 探寻传统村落文化因子 传统村落亦称古村落,是物质文化遗产和非物质文化遗产的综合体,蕴藏着丰厚的古民居文化信息和自然生态景观资源。 从物质文化遗产的角度看,尊宝娱乐鱼木寨丰富的古碑葬、尊宝娱乐金龙坝村的吊脚楼建筑、咸丰县唐崖村的土司文物、来凤县石桥村古老的榨油坊、来凤县黄柏村的杨梅古树等都是具有代表性的,传承着历史和记忆,浸透了本土文化的因子,让后人代代承袭。 从非物质文化遗产的角度看,尊宝娱乐大集的南戏、尊宝娱乐山青村的造纸技艺、来凤县舍米湖村的摆手舞、宣恩县两河口村的薅草锣鼓等等,以文化人,人文自然相得益彰,让后人代代传承和铭记。 宣恩县两河口村是中国历史文化名村、中国民间文化艺术之乡、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薅草锣鼓的发源地。 两河口村集中分布着数个吊脚楼群。在龙潭河流域,以彭家寨为中心,曾家寨、汪家寨、唐家坪呈“三星拱月”之势,白果坝、老街首尾相衔,符家寨、板栗坪等大小不一的村寨沿龙潭河一线呈串珠状分布。 这里的吊脚楼被中国古建筑学家张良皋誉为“可与其他各地最好的吊脚楼相比”,尤其是彭家寨,“在我所经过的土家寨子中,是全面领先的冠军”。 这里,原始古朴的铜铃舞,饶有风趣的上梁歌,悲喜交加的哭嫁歌,深沉悠转的夜灵歌,诙谐活泼的闹房歌,进退有度的薅草锣鼓,是伴随村民的生活元素。 传统村落,凝聚了人文宝典,传承着民风民俗,安逸闲适,风度翩翩,气运不凡。 州文体新广局文物管理科科长杨善文前不久参加过全州传统村落的调研,他告诉记者,评选中国传统村落主要标准有三大项,一是村落的传统建筑,二是村落选址和格局,三是村落的非物质文化遗产。这三项集中起来,重点就是考察一个村落的文化因素,物质文化和非物质文化,文化是传统村落的灵魂,没有文化附体,也就无所谓传统村落了。 探秘传统村落申报人 在传统村落的申报过程中,有许多人起早贪黑走在山路上,站在雨地中,踏访在寂寥的农家院落里,他们兢兢业业、尽心尽力付出了许多。 3月23日,秦兴武接到任务,负责咸丰县高乐山镇15个村的传统村落申报材料。对于喜欢写作和摄影的秦兴武来说,这个任务对他来说有优势也有压力。 因为时间紧、任务重,第二天一早秦兴武就背上摄影包和文件袋,骑着摩托车出发了。第一站去了最偏远的牛栏界村,这天下了一整天的毛毛雨,小雨后的泥巴路使得骑摩托车很艰难,提心吊胆、小心翼翼终于在下午5点多钟跑完了全村每一个院落。晚上回家看到自己像是犁田归来,除了头盔遮挡的部位全部湿透,浑身稀泥。 15个村,半个月,秦兴武每天大清早出门,半夜才歇工,摔过两回跤,腿上撞了一个疤,仍然风雨无阻。把资料交给县住建局审查后,还有一些地方需要补充完善。秦兴武又继续下乡,每个村又去了两三次,有几个村甚至去了四五次,每次都有新的收获。 来凤县已经有11个村落列入国家传统村落保护名录,凝聚了几代住建人的心血。他们有的已经退休,有的调离,在任者为了进一步发掘来凤县古村落的传统文化、民族特色等,发扬艰苦奋斗精神,认真组织开展第五批传统村落申报的基础性调查工作。 来凤县住建局刘军等人为了取得第一手基础资料,深入村落调查、走访半个多月。3月初春乍寒,冒着小雨,行走在乡间小路上,将古遗迹、古建筑、古道、古树等一一发掘出来。女队员跌倒在泥水里,爬起来擦干泥水再走;雨水淋湿了摄影师的镜头,擦干再拍;队员们白天进村入户,晚上加班查阅文献、整理资料。有了这种不怕苦不怕累的精神,申报工作取得阶段性胜利。 探问传统村落保护与发展 在传统村落的探访中,记者也发现一些问题值得思考和重视。 大多数传统村落房屋均为木质结构,建造年代较长,房屋破旧,损坏严重,所居住的村民大多数经济比较困难,为房屋保护带来了一定困难。需要保护的传统村落,少部分村民在传统村落周边新修房屋,所用材料和建筑结构与传统村落差别较大,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传统村落风貌。 由于历史原因,传统村落损毁较严重,需要保护的内容涉及方方面面,维修资金严重不足,地方财政无力承担,靠村民自行维修、保护困难很大。在传统村落项目实施前,缺乏必要的消防设施,对以木质结构为主的传统村落来说存在严重的消防安全隐患。 秦兴武说,传统村落“老朽化”“空巢化”现象严重,很多人在外打工,部分老房子人去楼空,在家居住的也是老人小孩,有些房子已没人管,任其自然灭亡。 宣恩县民俗文化专家李培芝认为,传统村落保护力度不够,保护资金不足,保护政策不全。如远近闻名的彭家寨吊脚楼群,虽然是国家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但产权归私人所有,由于产权分散、产权不清等等问题增加了传统村落保护的难度。尤其面对村民要“拆旧建新”时,文物保护单位常常是束手无策。 传统村落的保护与发展是个难题,但又迫在眉睫。
责任编辑:曹贤炜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