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专题
  3. 文化
  4. 旅游
  5. 教育
  6. 健康
  7. 图片
  8. 公益
  9. 房产
  10. 日报
  11. 晚报
  1. 文化频道
  2. 文化动态
  3. 民间艺术
  4. 民风民俗
  5. 历史文化
  6. 观点·评论
  7. 阅读连载
  8. 原创空间
  9. 音画恩施
  10. 文化人物
  11. 民间艺术大师
  12. 文化遗产
  13. 本土名家
  14. 文化看点
当前位置:首页>>文化>>观点·评论

大地赤子的乡土恋曲

——读曹显乡村散文有感

发布时间:2017-04-20 15:20 作者:胡礼忠 编辑:曹贤炜 浏览:0次
胡礼忠 在这个信仰迷失的时代,仍有人坚持自己纯洁的灵魂同世界万物的和谐与情思交流。我很高兴,曹显就是这样一位把笔触放在田间地头或村野院落的作者。他的散文,源自于对家乡的血缘亲情和浓浓的乡土情结,寄托了作者对母性依恋的同时高奏了“大地赤子”的由衷吟唱。 曹显散文的大部分篇章都是献给土地母亲、献给故乡纯情的歌吟,在他写作的抒情中可以发现其向充满神性的日常世界进行着诗意的证实。正如诗人于坚在评述《藏族当代诗人诗选》中描述的那样,他是“真正栖居在大地上的诗人,而不是名胜古迹中的旅游者”。他日复一日地面对着自身窘困和父老乡亲们为了生存的土地,面对着这块土地的天空和风雨,它心中的花朵和跋涉过的桥和路甚至还沾有野草和牛屎的味道,当然还有鬼怪和神圣的传说。一句话,他呼吸着故乡大地的新鲜空气和尽情享受着乡间泥土的自由,他亲切感受着故乡大地的一举一动、一颦一笑,然后把它们精细地勾勒出来,使之成为一幅幅生机灌注、情趣盎然的乡村风俗画。其纯洁、坦诚、自然、朴素、真挚、热烈、奇妙地与这些特质糅合在一起的那种与世无争的安谧与宁静让人想起汪曾棋、沈从文,甚至想起远隔千山万水的布宁、普里什文,还有以一泓《瓦尔登湖》洗净了全世界无数双被现实的烟尘蒙蔽了眼睛的美国作家亨利·大卫·梭罗。对于故乡,对于大地,对于田园乡土的一草一木和那对纯净的山水,以及这一切因现实而又真实演绎着的生命的悲欢与情爱刻骨铭心。曹显就如前所述的那些精神先驱或前辈们那样,不遗余力地进行着悲怜与苦涩相融、欣悦与欢愉相生的颂祷、悲悯、哀婉与唱赞。 曹显描绘乡村风俗画的视角是独特的,并充满了诗意与灵性,且大多数是跟田野、村庄和河流相关的。比如《走过冬天》,就是一篇通体闪烁真诚的情怀与智慧的文章;而土地的情节又建立在对母爱、父爱、亲情的感人述写,让人再次亲临对土地崇敬和膜拜,以及根植于此的母爱圣洁的震撼。 曹显笔下的那片乡土,既不是失落后的寻找,也不是离去后的返身顾盼,而是情与景一体的相融。他写家乡,就把自己生命的激情进行融化,使读者产生了一道去感受和体验的冲动,欲求去聆听老街的吆喝、月夜的犬吠和草窠的虫鸣。从而让他的散文具有了独特的乡土韵味和山村生活色彩,这是他心中乡村生活的内质带着挚爱去抚摸那片滋润和充满人性趣味的土地。 “货郎是一道遥远的风景,现在几乎看不到了”,对于“乡土”的亲情和沉潜于乡村生活的写作心态决定了曹显散文实践表现的内核和情感角度。从内容上看,曹显所注重的,多是乡村日常的生活琐事。他写农事家务,譬如《外婆的绝活》;也写工匠贩夫,例如《货郎》。这既不是见闻,亦不是乡村生活的采风者,而是乡村岁月的见证人,他笔下的乡村事件,件件与作者的童年和成长、生活和思考相关。既然从自己的亲身经历起笔,落笔也在乡村生活的底层,这让他的文字穿透了乡村生活的表象,从乡下人的生存境况去展现乡村斑斓绚丽的人生画面。 就情感向度而言,曹显对乡下人怀有一种深入骨髓的爱。曹显擅长于用一支彩笔,把乡村生活的细枝末节点染出淡雅的诗意。那些终日为生存奔忙的乡下人,那些碌碌无为的乡间趣事,都能拨动作者的心弦,故有了一种深沉含蓄的情愫灌注于他文本的字里行间。 曹显的散文就是这样,以一个“大地赤子”将乡村情感与田园情怀交汇融合。在具体的创作中将思维之根深植于乡村大地,并致力倾听大地的心声,描绘土地母性的崇高,代其立言,这也正暗合了文学创作得以成功的一条本质规律。同时,曹显在具体的创作中还得注意,在实在厚密的乡村生活叙述中加大对人文思考的叙写,也就是说,无论是对现实乡村生活更深层次的开掘,或艺术思路与诗意表达多方面的探究,都还有着一段艰辛的里程。
责任编辑:曹贤炜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