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专题
  3. 文化
  4. 旅游
  5. 教育
  6. 健康
  7. 图片
  8. 公益
  9. 日报
  10. 晚报
  1. 公益频道
  2. 公益新闻
  3. 通知公告
  4. 人物·正能量
  5. 求助信息
  6. 公益力量润恩施
  7. 公益图集
  8. 公益常识
  9. 相关法规
  10. 我们在行动
  11. 公益风向标
当前位置:首页>>公益>>人物·正能量

高山上的夫妻“防雹兵”

发布时间:2015-09-22 08:47 来源:恩施日报 作者:李康乐 编辑:张静 浏览:0次
记者 李康乐 黄春生和李春燕正在给高炮上油,进行设备保养。(记者 李康乐 摄) 黄春生今年33岁,是尊宝娱乐红庙人工防雹增雨作业站的站长;李春艳今年29岁,是黄春生的助手。夫妻二人共同防雹增雨,在大山深处谱写了一曲默默无闻的气象之歌。 工作从看云开始 早晨棉絮云,午后必雨淋;天上豆荚云,不久雨将临;早晨东云长,有雨不过晌;空中鱼鳞天,不雨也风颠。 每个清晨,黄春生总会在作业站前的水泥路上来回散步,瞅着天上的云,默念着观云的谚语名言,他说,这些谚语可以对自己观察气象起着重要的帮助作用。 黄春生对妻子说,“今天是早晨浮云走,午后晒死狗”,看着妻子半信半疑,又补了一句,“要不打赌,谁输了,明天做一天的饭。” 李春艳摇头说:“哪个和你打赌,那是找亏吃。” 时常,李春艳做好早餐,也会陪丈夫走一段,丈夫略带诙谐的发音总会让李春艳笑得合不拢嘴。 工作站每天的工作,从看云开始。 作业站被一大片铺着塑料地膜的萝卜地环绕,站台后面是一个约40平方米的水泥场坝,用来进行人工防雹增雨作业,立着三七高炮和火箭弹发射架。 “现在烟叶已经采摘完毕,炮弹也用完了,火箭弹是去年刚来的,今年用了8发,一般都是在三伏天的时候用的。”黄春生说,有了火箭弹,操作起来安全多了。 吃完早餐,夫妻俩和另一名工作站人员文利祝揭开两门机器的遮盖布,开始擦拭高炮。 把零件一个个取下来,细细擦拭,抹上油,再装好。因为妻子刚接触这个工作,黄春生每做一步就叫妻子按照要求重做一遍。擦拭、安装高炮和火箭弹是个力气活,李春艳的额头上沁出了细密的汗珠,黄春生用衣袖悄悄为她拭去,夫妻俩相视一笑。 “防雹增雨高炮都是一个星期擦拭一次,如果遇到防雹增雨作业,就要连续擦拭7天。”黄春生说,作业后如果不擦拭,炮烟会让炮筒生锈,再次操作时会很危险。 组装完毕,黄春生打了一发空炮,测试无误后,将其遮盖严实。 夫妻俩坚守站台 位于尊宝娱乐南坪乡的红庙人工防雹增雨作业站距离市区半个小时的车程,离黄春生柏杨的老家15分钟可以跑个来回。尽管这样,夫妻俩还是聚少离多。 令黄春生想不到的是,今年春节,妻子提出要一起来守站。 黄春生生气了,“你来干什么?” 李春艳反问,“你能守站,我为什么不能?” 为了照顾丈夫,李春艳将两个孩子托付给了外婆,毅然带着衣物来到了作业站。 在尊宝娱乐气象局培训过三七高炮、火箭炮的操作流程后,黄春生又手把手地教了妻子一个星期。 “首先检查器械是否有松动,装炮弹的时候要小心翼翼,不能发生碰撞,每发炮弹射出去之前要向空域申请,经过同意后才能发射。这里是禁射线,因为考虑到人群密集区域、加油站等诸多因素,我们得自己合理判断方位。打方向、打高低、击发、压炮,一般击发炮弹时,需要3个人一起操作,你必须每个环节都会。”黄春生对妻子要求严格。“除了日常工作,我还负责洗衣、做饭,是后勤总管呢!”李春艳自嘲。 作业站方圆几百米内没有村民居住,李春艳记得,来工作站的第一个晚上,丈夫出去给村民帮忙,一晚上没回来,她害怕得一宿没睡,盼着天亮。 在作业站,她除了跟丈夫和稍年长的文利祝说话,多数时候是一个人纳鞋底。“有时候感觉像住在荒岛上,实在憋得慌了,我就跑去跟菜农聊聊天,问下你家烟叶行情怎么样,他家地里的菜卖完没有?”李春艳说,“真不知道这么无聊的日子,丈夫是怎么挺过来的。” 一盘脆萝卜、一盘自家做的豆干,再炒个青菜就是夫妻俩的晚餐。“站长,吃饭了!”李春艳已经习惯了这样称呼黄春生。 除了这份工作,夫妻俩还和家里的兄妹一起种了100余亩烟叶,由于平时整天在站里守着,全靠家里的姐姐和兄长照看。 “没人愿意在这高山上守着当‘雹兵’,这是个需要细心的艰苦活,但总要有人站出来吧。”黄春生说。 守护一方农作物 作业站2010年修建,初衷是为了防雹增雨,守护一方烟叶,如今成了方圆5公里的烟农、菜农们的庇护所。 黄春生高中毕业后在家务农,19岁那年,正值烟叶收割季节,天降冰雹,9亩烟田片烟无收。“那一年,我们家找信用社和亲朋好友共借了4000元钱过了一年。”黄春生父亲黄远山说,“也就是那时候,春生对这个事情产生了兴趣,一听说乡里要建可以预防冰雹的工作站,立马报名。” 从2000年第一次在元堡乡瑞坪村人影工作站工作,到后来的新民村付家坝作业站再到现在的红庙站,黄春生接触这份工作已经15年了。在红庙站工作的5个年头里,先后有4个人离开,3个人因为收入微薄选择了出门务工。 “最初是因为不想自家的烟叶受到冰雹等灾害的影响,后来发现可以让那么多村民得到帮助,也就越做越开心。”黄春生说,自从建立了红庙站,有效缓解了方圆5公里的烟叶、稻谷、蔬菜等作物受到冰雹、干旱等天气的影响程度。 “他们保护了我们的蔬菜、谷子免遭冰雹和干旱,我们这片都很感激他们。”同村的张德春的家离工作站不足百米,平时菜园里有了时令蔬菜都会送些过来。 从最初的1200元每月到如今的2500元每月,村里人也时常劝他出去谋生。“张家的儿子出去打工,回来建起了新房子,李家买了轿车……” “我现在处在上有老,下有小的年纪,在站里工作一来可以照顾家里的老人小孩,二来还是比较喜欢这份工作。”黄春生也曾羡慕过同村的人,但想起只要一家人在一起就很幸福。每年5月1日上班,9月底放假。不上班的时候,黄春生也想过出去找工作,但时间短了工作不好找,只能就近打点零工。 每天守在站里,过着苦行僧的生活,不知从何时起,黄春生学会了抽烟,有时候一天能抽一包。今年妻子上来后,有了说话的伴,烟也自然抽的少了。看着今年高山烟叶和蔬菜丰收,黄春生对妻子说,功劳也有你的一半哩。
责任编辑:张静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