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专题
  3. 文化
  4. 旅游
  5. 教育
  6. 健康
  7. 图片
  8. 公益
  9. 房产
  10. 日报
  11. 晚报
  1. 文化频道
  2. 文化动态
  3. 民间艺术
  4. 民风民俗
  5. 历史文化
  6. 观点·评论
  7. 阅读连载
  8. 原创空间
  9. 音画恩施
  10. 文化人物
  11. 民间艺术大师
  12. 文化遗产
  13. 本土名家
  14. 文化看点
当前位置:首页>>文化>>民间艺术>>戏曲

鹤峰县柳子戏的传承与发展

发布时间:2015-07-30 09:46 来源:恩施日报 作者:陈勇,陈晓,王群 编辑:刘翠玲 浏览:0次
记者 陈 勇 通讯员 陈 晓 王 群 7月15日,鹤峰县容美城区连升路芦笙大厦,清醇悦耳、余音悠长的鹤峰柳子腔恰似城区奔涌的溇水河河水,源源不绝,浪花飞溅,恍若天籁。 “20多位中青年基本掌握了柳子戏的音乐板腔、舞台动作要领。”鹤峰县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中心负责人介绍。在经济全球化的形势下,电影、KTV、网络等新的娱乐方式逐渐取代延续了千百年的传统文化习俗。在现代时尚文化面前,植根于农耕文明环境下的民俗歌舞逐渐被边缘化。不过,在谭文友、熊晓华等一批艺人的苦苦坚守下,曾经也很时尚的溇水上游的柳子戏仍在不断传承与发展,让人欣慰。 柳子戏表演。(本报恩施图片库 王群 摄) 余音悠长柳子戏 曾长期致力于柳子戏研究的州民族研究会会员赵平国介绍,柳子戏,又称“杨花柳”。根据清代诗人田泰头竹枝词“一夜元宵花鼓闹,杨花柳曲四川腔”及容美土司田舜年《容阳世述录》中“治大雄与田旻如为看杨花柳结怨”等资料,可以推断出,鹤峰柳子戏是土司时期传入的民间戏曲。当时的容美土司盘踞一方,不断开疆拓土,鼎盛时期的管辖范围达到8000余平方公里,名副其实的“西南诸土司,唯容美最强”。 强大的土司,稳定的政治环境,偏远的自然山水,为柳子戏等民间文化的产生、发展提供了良好土壤。 经过300多年的传承,柳子戏在鹤峰民间形成了完整、系统、独特的声腔和音乐系统,成为土家族人钟爱的地方戏曲,被称为土家族民族剧种的“活化石”。 1702年,清代戏剧家、诗人顾彩应邀游历鹤峰,目睹了柳子戏的演出盛况。他在《容美纪游》中记载:“十三日,以关公诞,演戏于细柳城之庙楼,大会将吏宾客,君具朝服设祭,乡民有百里来赴会者,皆饮之酒,至十五日乃罢”。 连演三日,其盛况及在民众中的影响可以想像。直到上世纪80年代,柳子戏连演的盛况仍然在鹤峰出现过。 曾经蹲守在舞台前,连续看过几场柳子戏的鹤峰县非遗保护中心负责人介绍,柳子戏的主要剧目是“三打”“三杀”,“三打”即《打金银》《打芦花》《打仓救主》,“三杀”即《侯七杀母》《曹安杀子》《宋江杀惜》。电视连续剧一般的戏曲,扣人心弦的故事情节,自然引人入胜。 柳子戏的魅力在其唱腔与形体动作。赵平国和县文化馆退休干部陈鹤城研究柳子戏多年,于2001年出版了《鹤峰柳子戏》一书。据他们研究发现,柳子戏属于板腔体的民间“三小”戏,即角色行当只限小生、小旦和小丑。其唱腔技艺在中国戏曲上可谓独树一帜,演唱难度大。演唱时,生、旦、丑行用真嗓吐字、假嗓甩腔,句尾翻高八度,落音时略略下滑,真假两腔天衣无缝,被人形象地称为“金线吊葫芦”。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学习柳子戏的表演技艺是一个漫长过程。”非遗保护中心负责人说,柳子戏极具表演性,艺人表演时,一举手,一投足,都有严格的规范。演将军时必须霸气,动作要干脆果断;演旦角则要注意手势和眼神,要把女人的性格特征和动作特征表现得淋漓尽致。这种惟妙惟肖的表演,既是听觉上的享受,又是视觉上的盛宴,柳子戏能传承至今,也在情理之中。 省级柳子戏传承人熊晓华授艺(资料图片)。 坎坎坷坷传承路 容美土司是开放的,1506年,田世爵袭职后,严厉推行汉语,汉族部分戏曲、声腔流入鹤峰,柳子戏博采众家之长,逐渐形成曲牌完整、调式固定、特色鲜明的地方剧种。1675年田舜年袭职后,在容美主城境内修建十几座规模大、功能全的戏楼,经常举行大型演出。 正是这段时间,顾彩目睹了柳子戏连演三日的盛况。 戏如人生,人生如戏。一度空前繁盛的柳子戏同样起伏跌宕,饱受传承艰难。 1735年,清雍正皇帝实行改土归流,容美土司改为鹤峰州,首任知州毛竣德上任便发布文告禁止演戏,强拆戏楼。柳子戏“流离失所”,一些钟爱柳子戏的艺人流落到湖南永顺、桑植、石门等地。直到同治年间,才有少数艺人返回鹤峰县走马镇,一方面靠演唱柳子戏为生,一方面传授演唱技艺。 新中国成立后,鹤峰柳子戏一度繁荣。1955年10月,柳子戏参加湖北省民间戏曲音乐、舞蹈汇演,受到专家赞誉。文化大革命期间,许多珍贵的柳子戏唱本消失了。 直到1982年,以陈鹤城为主心骨的走马坪文化馆组建“走马公社业余柳子戏剧团”,柳子戏续上“香火”。 该剧团于1983年参加全国“乌兰牧骑”文艺汇演,获得文化部、国家民委颁发的“先进集体奖”。1984年4月,该团赴恩施州城,向前来视察的胡耀邦总书记一行汇报演出。 柳子戏的崛起喜事连连,可惜因为种种原因,该剧团于1986年解散,艺人散落民间,虽然各自为生计奔走,但毕竟没有失传。  柳绿花红发展路 柳子戏的传承起起伏伏,深爱她的鹤峰儿女一直在默默坚守着。 走马公社业余柳子戏剧团解散后,谭文友、熊晓华等挚爱该剧种的艺人坚持传承,利用各种机会登台演出;赵平国、陈鹤城等文化工作者对柳子戏作了全面搜集与整理,为其传承与发展提供了可靠、可贵的原生态资料。 民间艺人坚守,政府给予支持。2006年,鹤峰县政府在财力紧张的情况下,挤出20万元专款用于柳子戏的整理与发掘。2007年6月,省人民政府公布全省首批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鹤峰柳子戏榜上有名! 柳子戏再度迎来发展的春天。2009年,熊晓华等人排演柳子戏剧目《路遇》,参加全州首届地方戏曲比赛备受赞誉,获得表演一等奖。2014年,县文化馆改编的柳子戏《十八相送》,荣获恩施州地方戏汇演优秀剧目二等奖。 不断传承,不断创新。2014年,熊晓华、肖宗祥等人以广西新浦女孩儿李月娜远嫁该县铁炉白族乡碉堡村,不嫌弃丈夫家境贫困,多年无微不至侍奉年老多病的双亲,靠勤劳的双手发家致富的事迹为原型,精心创作新柳子戏剧目《百善孝为先》。当年7月3日,《百善孝为先》亮相江城“楚乐戏苑”,极具震撼力与穿透力的柳子戏一鸣惊人,赢得观众经久不息的喝彩与掌声。 “还是可惜,越来越多的人出门打工,唱柳子戏的人少了。”非遗保护中心负责人一边津津乐道于柳子戏近年来的辉煌,也为其传承忧虑。他说,他正计划争取政府资金支持,与县教育局联合,挑选一所小学,开设柳子戏特色班,从娃娃培养,只有娃娃才是柳子戏后续发展的主力军、生力军。 “与企业联姻,与旅游联姻。”鹤峰县文体局负责人说。 柳子戏的传承必须在经营上创新思路,在政府的大力支持下,主动与企业联姻,与旅游联姻,通过创编柳子戏新剧目,宣传企业,提高企业的知名度,宣传柳子戏,吸引更多人自觉参与传承,在市场经济中求生存,谋发展。 根深,自然叶茂。 柳子戏传承几百年,意韵独具,她的根已经深深扎入这个民族的深处。在旅游日渐升温的今天,在民俗文化越来越受重视的大背景下,柳子戏传承与发展的明天会更加精彩。
责任编辑:刘翠玲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