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专题
  3. 文化
  4. 旅游
  5. 教育
  6. 健康
  7. 图片
  8. 公益
  9. 房产
  10. 日报
  11. 晚报
  1. 旅游频道
  2. 旅游动态
  3. 线路贴士
  4. 游记攻略
  5. 户外自驾
  6. 人文地理
  7. 旅游锐评
  8. 光影记录
  9. 美食特产
  10. 旅游景点
  11. 旅游法规
当前位置:首页>>旅游>>游记攻略

神秘古寨茶林堡

发布时间:2015-06-04 10:33 作者:周阿寒 编辑:胡成冞 浏览:0次
周阿寒 文/图 咸丰大路坝区蛇盘溪村茶林堡古寨,属于2012年住建部、文化部、财政部公布的第一批“中国传统村落”,是2013年全省少数民族特色村寨保护与发展试点村。茶林堡依山临水,怪峰突兀,民族特色浓厚,彰显着“千年古寨”的巨大魅力。 近年来,在附近许多寨子吊脚楼被大量拆毁,水泥楼房让曾经的“小桥流水人家”面目全非的大环境下,茶林堡却一直保存着完整的吊脚楼民居。顺着缓坡阶梯地势,古老的青石板路携排水沟将寨子里每家每户的吊脚楼蜿蜒连接,十分自然地形成了既开放又紧凑的整体。寨落吊脚楼疏密有致,院落自成体系,阡陌交通,鸡犬相闻。堡上三十多栋民居或三五户或七八户相对成排,“撮箕口”、“钥匙头”、“扁担挑”等形态多样。逾800年历史的徐家老屋,是寨落的根基,宽阔的石板院坝,花窗古朴,廊栏秀雅。立柱、窗棂、大门处处诉说着岁月的沧桑。与一般的土家吊脚楼不同,这里的吊脚楼不翘檐。相传居住在这里的寨民是土家族的一支后裔,他们的先人为秦始皇统一六国立下了汗马功劳,被封为“百姓”。他们认为房屋翘檐是神灵居所,为以示区别,他们的居所便不再是翘檐的构造,这是土家人对神灵、对先人的尊重和敬畏。茶林堡村民崇尚自然,喜欢在房前屋后植树栽花,其中有一棵古树已有千年,古树与花随四季时令荣枯,与古寨交相辉映,在这棵千年古树下掩映,古寨便在春夏秋冬的更替中展现着不同的风姿和韵味。 寨子一角。 依山而建的茶林堡。 茶林堡的酸枣树。 房顶也是一道风景。 相依相偎。 吊脚楼前绣鞋垫。 歌唱的孩子。 人文风情。 风带着浓郁的花香,从车窗外飘进来,轻抚着我们的面庞。沿途匆匆掠过的桃红李白、被杨柳浸绿的河水、夹岸蘸水而开的油菜花,涂抹成天上落下的五彩云霞,旖旎在人间春的枝头,好一派热闹景象。真可谓“何须名苑看春风,一路山花不负侬”。 这醉人的春风是否也吹到了我们此行的目的地——神秘古寨茶林堡呢? 茶林堡,是位于咸丰县西南边陲大路坝蛇盘溪村的一个土家山寨,它与重庆市黔江小南海接壤。之所以说它神秘,是缘于那一个个关于茶林堡的远古传说,神龟、巨蟒、土司、驿道、古树……神秘的古堡,尘封了多少动人故事!明清时期,唐崖土司与外界通商,这里作为鄂渝边区的盐茶古道,被誉为“土家族的丝绸之路”;庚戌年冬,大路坝“铁血英雄会”温朝钟等人在这里揭竿而起,反清起义;1934年冬,贺龙率军奇袭黔江城,击溃敌军,气壮山河……这些历史长河中不可抹去的记忆,似乎在召唤我们循迹而去,那片不曾跋涉过的陌生土地,有着怎样未知的山水与际遇? 山路如弓弦,河流如弓背,蜿蜒的蛇盘溪引领着我们一路前行。经过大路坝集镇后约八公里处,见一座小巧的风雨凉桥横跨河面,听到一声“茶林堡到啦!”抬眼望去,一棵硕大的古树跃然出现在眼前,它雄奇而冷峻地立在山头,气宇轩昂地注视着我们,俨然就是这座古堡的守护者。这一定就是那棵穿越千年而来,被茶林堡人视为“吉祥树”的酸枣树! 从远处看去,这座被大山深藏的古寨,修建在鸡公山上,如珍贝一样镶嵌在山峦叠翠里,蛇盘溪不急不缓地从山脚下经过,蜿蜒着向远方渐渐铺展开去。 正细细打量这个抬头见山,低头见水的好地方,车已开到寨门下,几位村民站在坎上,热心地指引车辆停放在妥当的位置,就好像在迎接回家的亲人一样。 下车后,我们拾级而上,经过一个宽敞的坝子,村民们把这叫做“舍巴”,中间是一个用砖砌成的圆形篝火池。平时,村民们可以在这里晾晒五谷杂粮,每逢节庆,则聚集在这里围着篝火欢歌起舞。 踏上寨子里的青石板路,一派悠然。这里有二十多户人家,却维系得如同一个大家庭。房屋皆是由灰瓦、木墙、雕窗、绕楼曲廊构成的土家吊脚楼,楼群层次分明且错落有致,集形体美、空间美、轮廓美于一体。 几位热情的村民们跑过来和我们寒暄,自豪而又不厌其烦地为我们讲述茶林堡的传奇身世,争论酸枣树的年龄(因为他们谁都不知道这棵树的准确树龄),介绍他们的文化生活,如土家方言调子戏,给我们看元宵之夜请扫把神的手机视频,诡异得让人毛骨悚然。 吊脚楼前,时而可见村妇们忙碌的身影,有的在房前菜园子里除草、有的在坝子里晾东晒西、有的在屋外洗菜倒水、有的坐在门前做针线,看到我们,皆是满脸笑意。人们因为勤劳,都显得神清气爽。我们在每一栋吊脚楼前驻足,屋内煎炒之声,隐约可闻,炊烟袅到庭前,撩动人心。 寨子里天真无邪的孩童往来嬉戏,到处是他们因兴奋而飞奔的身影,大人们笑骂他们“人来疯”,却也并不阻拦。两个六七岁的孩子坐在石堆上,手里拿着一块竹筒.女孩对我说:“你给我们拍照,我们给你唱歌。”说完和男孩腼腆地笑着张口唱起来:“世上只有妈妈好,有妈的孩子像块宝,投进妈妈的怀抱,幸福哪里找……”一边唱一边用细铁丝敲打着竹筒块为自己伴奏,虽然调不是很准,但他们稚气的童音非常悦耳。 我一边对着他俩按下快门,一边随口问道:“你们的妈妈呢?”“她和爸爸出门打工去了!”两对原本闪亮的眼眸暗了许多。 世上的聚散与悲欢皆是不由自主,哪怕一头是千里之外的异乡,另一头是魂牵梦绕的故乡。向往美好生活的茶林堡年轻一代绝大部分都外出务工去了,只为用半生闯荡,带来家业丰厚,衣食无忧。 两个孩子一会儿就忘了烦忧,撒腿跑开带我们去看酸枣树。 走近古树,仰望它那树冠已达六、七分土地面积的身躯,心灵渐渐开阔与舒展起来。它顽强地生存在沉积岩夹缝中,浮云流转千年,它已阅尽人间冷暖无数,依然枝干挺拔,更显得雄姿英发,随季节变换开花结果。它虽与众生同游红尘,却有着一份遗世独立的超脱与洒然。 现代都市的喧嚣和纷扰,让越来越多的人向往乡村的生活,新鲜的空气、悠闲的日子、天然的食材、耕田樵采的生活,梦想做个劈柴喂马的幸福人。其实,真正平静的生活,不是避开车马喧嚣,而是在心中修篱种菊。 寨子里笑语晏晏,却并不感觉喧闹,倒是感觉像在一片幽静的风景里踱步。这处处透着平易、隽永的人世风景,对我们来说是诗情画意,对他们来说则只是生活原味。 当我们离去时,回望茶林堡,村民站在寨子门口久久地目送着我们,山脚下的河水仍默默流淌,载着茶林堡人的深深期冀与默默追求奔向远方。
责任编辑:胡成冞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