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政务 新闻 文化 乡镇 服务 旅游 财经 投资 企业 娱乐 健康 教育 图片 电子地图 论坛 留言板

会员登陆
用户名:  密码:
搜索

·新闻报料
·读者评报
·总编信箱



为民模范周国知

·
士不厌学
·
[社论]承前启后再创发展新业绩
·
也要给父母“送温暖”
·
纳税大户就能违法排污?
·
“评先”变味危害大
更多

图片新闻 时政要闻 城市生活 经济科教 旅游文体 法制 社会 新闻速递



尊宝娱乐_尊宝娱乐平台欢迎你_注册送彩金

尊宝娱乐 http://www.enshi.cn 2006年11月30日11:24

记者 王世平

阅读提示:1991年7月,恩施城被列为湖北省九大历史文化名城之一。能够获此殊荣,所倚仗的主要就是以象牙山为中心的六角亭老城区。

这块弥散着千年古韵的地方,既是历史文化的核心,也是历史文化名城的“心脏”。但如今,这方土地所呈现给社会大众的印象却是逐日的破败与不堪……

说这些年来老城的走向是保护不力、破坏较大,也许并不准确。但在不经意的一回首中,我们却发现,“盛名之下其实难副”已正在成为这座历史文化名城难以回避的隐痛。

模样变了

何老太一大清早爬起来,将厚重的木门推开。她轻轻地从屋里搬出两张木凳,然后又将一块旧门板搁上去,一个简易的货摊就在家门口支好了。她将小画片、削笔刀等小杂货以及几盒子袋装小食品小心翼翼地摆上摊后,上学的孩子们开始成群结队地从门口经过。

83岁的何老太在恩施老城区的四维街生活了一辈子。她在这条街道上出生、成长,然后又嫁到这条街上。她和这些孩子们一样大的时候,正处于恩施老城在历史上最为繁荣的那段时期。虽然父母对女孩管束严格,大多数时候只能深居闺中,但每遇逢年过节,她仍会时常约上几个相好的伙伴,偷偷溜出家门,走街串巷地看看热闹,饱饱眼福口福。

“那时候街面上虽然不存在汽车之类的东西,但各种吆喝声、叫卖声响成一片,比现在热闹得多……”她向记者回忆,那个年月,老城的街道以及小巷里的阶梯大部分都是用青石块铺成的,“也不知道铺了多少年,反正都磨得光溜溜的了”,踩上去会觉得特别舒服。登上象牙山,差不多就可以看完整个老城,因为都是修的木瓦房,不很高,挡不住视线。

“现在的变化太大了,特别是近一二十年,老城的模样差不多变完了。”何老太太说,首先是街道比以前变得更宽了,但汽车却越来越多,都不怎么敢上街逛了,“有点怕”;很多地方的木瓦房也都拆掉了,修起了三四层、四五层的楼房,“站在下面一望就头晕,把很多地方挡得看不见了。”……

因为这些方面的原因,何老太现在虽然不再有父母的管束,却很少上街逛了。她只愿呆在自己那栋日益破旧的小木房里,只愿徜徉在她生于斯长于斯的四维街,只愿枯燥地守着那个并不能为她带来多少收益的小摊。因为,这一带的变化对她来说是很小的、也是在不经意中发生的。只有在这里和老街坊邻居闲聊的时候,只有坐在自家的木门前,她才觉得自己依然居住在熟悉的城市里。

与何老太家相隔不远的潘大爷,与记者聊起老城时,同样感慨颇深。到他这一代,潘家已在四维街落户300多年。在68岁的潘大爷的记忆中,真正的老城早已“离我们而去”。

曾经的老城,遍布明清时代的建筑、民居。那些街,那些巷,每一方青石,每一块砖,每一片瓦,都刻满了岁月的年轮和历史的沧桑。那些建筑虽然并不精美,甚至是比较粗糙的,但在城墙的守护中,在城墙的拱卫下,却尽显古朴与大方。

尽管抗战时期湖北省府的西迁导致这座古城遭受了日军的数次轰炸,尽管风行一时的苏俄式建筑一度曾成为这座城的重心,但它厚重依然,甚至更添了几分韵味。而如今,老城已经变得“半新不旧”:城墙不多了,城门减少了,庭院大多“缺胳膊少腿”、“奄奄一息”,掩映在一截截高低不一、粗细不同的钢筋水泥之间,“老城就像一坛百年陈酿女儿红被掺进了一半工业酒精……”潘大爷有些伤感地打着比喻。

古迹少了

恩施老城虽少有亭台楼阁,但曾几何时,老城内外的庙祠宫观却是数不胜数。

武圣宫、文昌祠、元妙观、城隍庙、名宦祠、西陵宫、保节祠、三义宫、昭忠祠、圆通寺、巴公祠、天河宫、天后宫、水浒庙、帝主宫、向王庙、万寿宫、白衣庵、仁寿宫、南岳宫、洗马池、轩辕宫、马王庙、张王庙、药王庙、大观阁、魁星楼、问月亭、六角亭、文庙、武庙……

据传,恩施老城有“24宫”、“48庙”及“二祠十宫十八庙”之说,但随着岁月流逝,时过境迁,这些庙祠宫观大多成为遗迹,有的甚至难以查考。

记者在采访中发现,在如此众多的古迹中,如今保存较为完好的仅有武圣宫、文昌祠等。其他如白衣庵、洗马池尚有门匾可寻,问月亭仍有遗址,而更多的古迹,只是只闻其名,未见其实。

位于城乡街的武圣宫,始建于南明永历元年(即公元1647年),地处城南门外一个叫葫芦坪的台地上,又名关帝庙、关庙。占地面积3960平方米,建筑面积1057平方米。2002年10月湖北省人民政府审核公布为省级文物保护单位后,2003年由尊宝娱乐政府筹资维修。武圣宫正面庄严、精致、雄伟,白粉墙面与正中石门洞形成虚实对比,马头墙纵横错落,脊瓦勾滴色彩灰暗,墙顶线角优美,头角峥嵘。武圣宫平面是东西窄南北长的矩形“四合院式”布局,沿南北轴线依次为戏楼(下部为入口)、庭院、抱厦和大殿。戏楼下原有石马一对,如今仅存石马踩蹲的柱形盘石一对。

站立戏台,可以想象,当年演出之时,香烟缭绕,锣鼓喧天,大殿上高朋满座,看楼上下及庭院里戏友如云的盛况;驻于大殿,也可以体会,那些虔诚信徒,一只烛火几炷香,解去了多少心中结,又上演了无数忠孝义……

文昌祠位于鳌脊山顶,又名文昌宫、文昌庙。于清嘉庆三年,由署恩施知县尹英图从城外迁建至此。如今,它与其后的奎星楼遗址、其下城隍庙共同组成了占地1.3万平方米的古建筑群。祠托城景,城壮祠观。它西接西门城楼城墙、洗马池旧址、象牙山烈士塔、叶挺囚居旧址;南接南门古城楼城墙及武圣宫、巴王墓遗址;东与五峰连珠塔隔清江相望,清江自祠下瑞狮崖蜿蜓而过,与柿子坝三义宫、薛家巷、四维街、中山路等古色古香的街巷民居相映成趣;北与白衣庵、问月亭遗址遥遥相望。

曾经,因为文昌祠的存在,鳌脊山作为渴求科名仕途、工余读书行吟坐唱之所,被誉为施郡文风发祥之地的重要处所,一度喧哗热闹。而今,漫步于鳌脊山顶,穿行于文昌祠内,凭栏远眺,与“东有五峰朝阳,南有活龙奔江,西有青狮白象,北有悬崖挂榜”的诗句相伴的,仅有潇潇而下的无边落叶……

洗马池门匾尚存,但在它孤寂的高墙背后,却是一栋栋拔地而起的楼房;白衣庵依稀可见,但在它残破的断垣上面,却是写不尽的失望与凋零;碧波峰颠,荒草之上,李白把酒问月的身影犹在,却早已无法感受他仰天高歌的情怀……

游人来了

“‘历史文化名城’的殊荣,曾让我们感到无比骄傲和自豪。以前写文章,凡提及恩施,总忍不住要在前后作这样的说明,并常常因此而兴奋。但现在不敢这样了,很久不这样了……”与记者聊起老城,刘清华有点尴尬,有点忧郁,也有点痛心地这样开头。

刘清华现在的职务是尊宝娱乐文物管理所副所长。在州内文史界,他虽然比较年轻,但却因为学术成果颇丰,很早就为各界所熟悉,对恩施老城,他有着一种近乎痴迷的情怀。清闲的时候,他常常独自一人背着相机,在老城的街巷一转就是一天。站在碧波峰,指点着烟雾迷蒙的象牙山,他熟练地介绍着那些若隐若现的街巷名称,逐一讲解着每处古迹的历史沿革。但这一切,却改变不了这座历史文化名城年复一年的名不符实,以至于让他不敢再轻易地用这几个字来向外界介绍恩施。

“‘历史文化名城’是一种肯定,也是一种荣誉,更是一种责任。也许,老城的这种变化本身是社会发展的某种规律所造成的,但当它渐渐地丢失‘历史’、不再‘文化’时候,我们就得进行反思了。否则,这种自我感觉良好的荣誉,真正带给我们的就是无法痊愈的伤害……”他有些揪心地说。事实上,他的尴尬、他的忧郁、他的痛心于很多热爱老城、关注老城的人来说,都是有切身感受的。

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在州直某单位工作的张先生就讲到了这样一件事:前不久,几个外地的文化界朋友来恩施旅游后,听他说恩施是湖北省九大历史文化名城之一,突然心血来潮,硬要他当导游带他们到六解亭老城逛逛。在六角亭一下车,朋友就问他,六角亭在哪儿?他顿时语塞。

随后,张先生便选了西后街、和平街等“古味”相对较浓的老街区带着朋友们逛了一圈,但朋友们脸上始终写满了失望与不屑。最后,为证实自己所言非虚,张先生又带着朋友一行直奔武圣宫,而没有料到的是,2003年花了大笔资金进行了修缮的武圣宫,此刻却是大门紧锁,令人无法识其真面目。他正打算联系人打开大门时,朋友们却已彻底失望:算了吧,这样的古迹不看也罢……

没在老城逛出什么名堂,张先生最后只有选择给朋友们讲老城。当他讲完这座城池的变迁和诸多掌故之后,他的朋友只说了三个震惊:一是为这块土地上有如此深厚的文化底蕴而震惊;二是为这座古城破败的现实状况而震惊;最后是为这样一个好资源没被有效开发利用而震惊……

其实,感到震惊的又何止张先生的这几位朋友呢?如果有一天,有更多的人因为“历史文化名城”称谓的吸引而来到恩施、来到老城,我们将给他们一个什么样的回答?

(网络编辑 黎民)

来源:恩施晚报
【相关报道】
发表评论  
网站简介 | 联系我们 | 合作伙伴
恩施日报社 尊宝娱乐 版权所有,所有内容未经许可,严禁转载或镜像
©2002-2004 enshi.cn,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信箱:webmaster@enshi.cn
地址:湖北省尊宝娱乐 东风大道22号 邮编:445000 电话:(0718)-8235477
尊宝娱乐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