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1、这地方有什么特别?

有那么多座巍峨的山,有那么多片美丽的林,蜂蜜产业也不是稀奇事,而我们为什么要把目光对准这个地方?

Q2、何来这多养蜂人?

靠山吃山,山里的宝贝多了去,为什么这么多人要选择养蜂?怎么养?怎么管?

Q3、这货到底有多俏?

食品安全问题频发的今天,你是不是对一切都有怀疑?“土蜂蜜”是不是越“土”越好?当地企业怎么把好货卖出山,卖得咋样呢?

Q4、为何看起来没那么美?

既然好地方好产业,为何山外不闻其名?是大山阻隔交通、封闭信息,还是现实没有那么美好?

Q5、大家在等什么?

为什么总觉得哪里不尽如人意,总觉得缺点什么?缺的是什么?大家伸长脖子,盼的是什么样的一个未来?

Q6、我们在深山寻到了什么?

离县城数十公里的深山,需要长时间徒步、当地人带路才能抵达的偏远小村里,一年才一次的取蜜过程到底是怎样的?那些蜜到底有什么不一样?

         

只能嫉妒,上天眷顾——
鹤峰森林覆盖率达70%,林木种类繁多,有76科、200属、517种。植被类型复杂,具有垂直分布的特征。中草药品种1800种以上,分布地域以高山、中高山为主,品质大多优良。山中蜜源丰富,中蜂采集百花酿造的野蜂蜜质量好,堪称“蜜中极品”,发展养蜂产业的条件可谓得天独厚。

你说咱干嘛不养蜂——
养蜂“装备”很原始也很环保:自己做杉木圆桶,桶内涂上蜂蜡,放在林中、岩壁上就能招来山中野蜂筑巢。白露一过,就能收获了。不需要特别管理,一桶成本超不过100元。

亲,再不抢就没了——
消费者的保健意识空前高涨,越来越多的人崇尚天然绿色产品,“基本处于有多少卖多少的状态。”公司5月投产,可目前淘宝网店和实体店里,蜂蜜都处于脱销状态。收蜜时节,公司全体动员,天天起早贪黑下乡“抢蜜”。

现在是个啥情况——
上世纪八十年代,鹤峰县在全国首推中华蜜蜂活框养殖技术后,中蜂养殖户倍增,蜂群数量上升、蜂蜜产量和质量大幅度的提高,养殖水平在全省中蜂业界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特别是近年来随着国家退耕还林政策的实施,生态环境得到明显改善,蜜源植物不断增多,加之蜂产品市场价格一路飚升,蜂农养蜂积极性高涨,全县蜂群数量快速提升,中蜂产业得到了快速地发展。据县畜牧部门2013年蜂产业专题调研数据统计,全县2360户饲养的蜂群数量达到15000群,蜂蜜年产量达80吨,直接为蜂农增加640万元经济收入,中蜂产业呈现可喜的局面,为该县农村经济发展、以产业促扶贫开辟了一条新路子。

有图有真相,跟我们现场走起——
9月10日,大雨刚停,青山在云雾中时隐时现。张荣国来到离家不远的岩壁边,提起蜂桶微微晃动,感觉一下重量。白露刚过,又进入一年的“蜜月”,正是蜂农的收获季节。张荣国所在的板凳台村属于鹤峰县容美镇老村片区,这里山高林深,遍地药材,养蜂是传统产业,家家户户屋檐下、山林中都放着蜂桶……

县畜牧局:说起来问题还不少——

· 组织化程度不高,养殖大户少,规模分散,不利于集中管理。

· 蜜蜂生存环境遭到破坏:定点饲养,蜜源选择有限,取蜜时“毁巢割蜜”,造成蜜蜂大量死亡。

· 科技含量低,饲养方式落后,没有形成产业化,改进的方框饲养、机取蜜的不多,产业效益低下。

· 养蜂后备人才缺乏:养蜂人员普通年龄偏大,文化偏低,年轻人不愿扎根山村,对中蜂养殖了解不多。

有问题才有改进的机会和动力——
县委县政府制定出台养蜂专业发展的优惠扶持政策,成立中华蜜蜂蜂业协会,为蜂农导航,以产业促扶贫,将“空中农业”做成“甜蜜的事业”,促进广大蜂农增收,带动农村经济发展。

· 优化招商环境,加大引资力度,走“企业+专业合作社+养殖户”的发展模式。

· 以养蜂产业具代表性的乡镇为主,培育专业合作社,打造天然无公害“鹤峰土蜂糖”产品,创名优品牌。

· 加强蜜源植物种植、保护工作,保证蜜源多样性,提高蜂群饲养承载能力,并严禁使用高毒高残留农药。

· 积极争取湖北省中华蜜蜂品种资源保护区,创办核心示范场;提倡“企业+专业合作社+养殖户”模式,鼓励企业创名优品牌,深度开发多样性蜂产品,积极拓展销售渠道;大力推广和普及中蜂科学饲养技术,由政府提供保障,成立技术服务专班,有针对性的开展技术培训、指导、交流和其他服务;政府对核心种群扩繁场、示范场、养殖大户、20群以上小规模户予以奖励性补贴。

  醒来,推窗,飘进几片晨雾,树枝摇曳,鸟儿惊起,远远落到对面山边的一角飞檐。

  错过三十多年的时光,我才迟迟的认识了这样一个离我并不远的地方。

  这里的山似乎特别高,云和雾总与山形影不离,一年四季,或遮或绕,缠绵不散。

  你说,那云山深处,藏了一种天赐的宝贝。那带我去吧,什么样的路我都敢走,就算错过也值得。

  不知道经过了多久的蜿蜒崎岖,路渐渐隐没云里。走吧,下车便入林海无边。

  山间野路泥泞坎坷,雾气沾湿了头发衣衫。人,早已被路边紫色的沙参花、翠绿的箬叶、高大的五倍子以及铺天盖地不知名的草木淹没其中。

  时光似乎不复存在,走了多远亦无法计算,不禁怀疑这样的地方,是不是真的还有人烟?然而却渐渐见得一些小小生灵嗡嗡的从身边掠过,直奔远远的山腰上、崖缝间。极目之处,那些圆形的旧木桶,可是你们的家?

  幽幽飘来一缕香,那是艾叶燃烧的特有芬芳。远远传来一阵犬吠,“小心点!别靠近”。循声望去,烟起之处,一农夫正立在自家屋后山坡,周身被蜜蜂环绕。

  白露刚过,正是收获的时节。“先走开,留你们过冬的口粮,一会再回来。”农夫拿艾烟在桶边缓缓挥撒,令蜂儿散去。

  如琥珀般晶莹光润饱含蜜糖的蜂巢最终被掰成块,沉沉的一大盆捧进屋场,农夫一脸的喜悦无以言表。

  粘稠的一块就这样放入口中,齿颊之间的滋味妙不可言。那香,是隔绝人境的天地精粹,那甜,是精诚所至的苦尽甘来。

  细嚼慢咽,一洗多日郁积之气,精神徒增。我急于跟你形容这样一种奇异的美妙,却找不到一个合适的辞藻。

  我以为这样已是莫大的惊喜,然而包谷的新醅醇香飘来,农夫得意的掺入新鲜蜜浆,透明的酒液变得金黄——这是丰收的饷馈,见者有份。

  最后一缕矜持崩溃于这杯甘辛交集的琼浆,这就是你说的天赐的宝贝?我在你的眼睛里看见一个陌生的自己,心头无端的一热,如果我真的流泪了也别笑我。那些倒行逆施的苦苦追逐,究竟有多少值得?饥寒饱暖,天已待人不薄,心中还有什么烧不化的块垒,填不平的沟壑?

  仍有蜂儿嘤嘤嗡嗡不肯归巢,如泣如诉不依不饶。

  为谁辛苦为谁甜?我又何尝不知道这种滋味,任谁也不能舍得这无休的采撷之苦与丝毫不容出错的酝酿。

  我一点一滴不敢怠慢,不然又怎么对得起你用尽一生的辛劳?

  不觉微醺,如梦似幻。不愧是天赐的宝贝——这暗藏秘境的甜蜜,原来竟有此决绝之美,在身体里绽成一朵不可名状的红。

  山间天色渐暗,回头却恍然云遮雾绕,不见来路。此番来过,竟真假难辨。

  舒卷意何穷,萦流复带空。有形不累物,无迹去随风。没有车马喧嚣,没有霓虹耀眼,白云青峰,鸟鸣深涧,桃源何处,今夕何年?

  本是为了那一汪天赐的甜蜜,却意外收尽旖旎。(文/山鬼)

 

  

  

 

 

 策划/设计/编辑:梅珂

网站简介    |   联系我们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   设为首页
恩施日报社 尊宝娱乐 版权所有,所有内容未经许可,严禁转载或镜像
© enshi.cn, All rights reserved 鄂ICP备05015239号
尊宝娱乐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